《最美的青春》:一个主旋律故事竟然拍得如此青春热血 

塞罕坝位于河北承德,内蒙古高原的东南部,如今的是著名的旅游景点,国家5A级旅游区,可是半个世纪之前,这里还是一片荒漠。《最美的青春》讲述的就是上世纪六十年代,十几位来自全国各地的毕业生组成先遣队,在承德塞罕坝植树造林的故事。

《最美的青春》:一个主旋律故事竟然拍得如此青春热血

在当下古装剧、偶像剧流行的电视剧市场,这并不是当下观众常见的影视题材类型,十分不讨巧。场景都是冰天雪地、沙漠高原,主演大都也是新人,没有大明星,整个的包装看起来“颜值”不高。然而,抛开这些外在的包装,这部剧的内在却十分精致,无论是演员的表演,角色的塑造,还是整个故事的节奏,主题的表达都格外精彩,很抓人。

《最美的青春》:一个主旋律故事竟然拍得如此青春热血

《最美的青春》算是一部主旋律题材作品,以第一代塞罕坝造林人为原型,表现了他们牢记使命、艰苦创业、绿色发展的塞罕坝精神。然而,导演并没有用以往拍主旋律的方式去呈现这段故事,而是用一种拍热血青春剧的方式来拍主旋律,避免了枯燥乏味的说教,还能让年轻观众更好的了解这个故事,尝试了主旋律题材的新表达。

《最美的青春》:一个主旋律故事竟然拍得如此青春热血

片中的主要演员大多为新人演员,饰演冯程的男主角刘智扬1988年出生,饰演覃雪梅的女主角何雨虹1996年出生,饰演武延生的张子文生于1990年,饰演梦月的鲁佳妮生于1992年,饰演季秀荣的奚望生于1992年,从年龄上来讲他们与当时毕业大学生的年龄相符,算是当时的“小鲜肉”,但他们在表演上却丝毫不显稚嫩,那种青春活力与热血激情与上世纪60年代的时代环境相得益彰。

《最美的青春》:一个主旋律故事竟然拍得如此青春热血

这种相得益彰主要来自一种真实的力量。剧中男主角冯程在上塞罕坝之前,立下一个誓言:种不活树,永不下坝。为了能在塞罕坝种活树苗,冯程便开启了苦行僧的生活,所以从第三集开始,之前阳光帅气,脸蛋干干净净的冯程变成了一个鲁滨逊式的“野人”,不修边幅,胡子拉碴,而这种形象一直持续到了第14集。对于一部绿色青春剧来说,连续十多集都把男主角打造成这种邋遢形象,对于观众和市场来说都是一个不小的挑战,但这都是来自于生活的真实。

《最美的青春》:一个主旋律故事竟然拍得如此青春热血

除了男主角冯程之外,该剧更多的在塑造人物群像,比如油嘴滑舌的“大麻花”隋志超、热血上进的覃雪梅、自私腹黑的武延生、雷厉风行的队长赵天山、憨厚老实的厨子魏富贵、有情有义的老刘头等,既有新人演员,也不乏众多老戏骨,每个人物都栩栩如生,有鲜明的人物性格。并且,在表现这些造林人的过程中,导演一开始并没有将他们塑造成主旋律电影中的英雄式人物,而是呈现出人物的性格缺陷,他们最初来到塞罕坝的动机并未是为了植树造林,而是出于私人感情原因。冯程是由于感情问题,他来到塞罕坝更多的出于一种赌气,所以刚开始他更多呈现出一种自负,离群索居,性格孤僻。然而,随着对塞罕坝的逐渐了解,冯程的人物性格开始慢慢转变,逐渐打开心扉,人物有一个成长过程。

《最美的青春》:一个主旋律故事竟然拍得如此青春热血

剧中呈现出的真实力量,除了人物塑造上的真实外,还有对于环境营造的真实。观众在看剧的过程中能够切实的感受到剧中人物所处的生存环境,无论是剧中出现的沙尘暴的肆虐场景,还是大雪封门的恶劣环境,都让观众有一种身临其境感。

《最美的青春》:一个主旋律故事竟然拍得如此青春热血

可以想象,这部剧的拍摄过程也是经历了一番磨难,为了还原上世纪六十年代的风格,剧组在道具、服装上,都是按照当时博物馆里所陈列的展品,实打实地仿照的。为了真实呈现出剧中沙尘暴和冰雪覆盖的场景,剧组跨越秋、冬、春三个季节,辗转北京、天津、杭州、承德塞罕坝御道口、内蒙古乌拉盖、多伦自治县、克什克腾旗、内蒙乌丹八地取景,抗着七八级大风,在零下三四十度环境下拍摄,等不到雪只能人工造雪,这一切只为力求真实。

《最美的青春》:一个主旋律故事竟然拍得如此青春热血

《最美的青春》完全不像是一部主旋律电视剧,它呈现出的高密度叙事、强戏剧冲突,完全打破了观众对于这种题材的认知。其实,拍好一部作品,不在于选择的题材是什么,而在于呈现这部作品时,是否能让观众可信。就像剧中矗立在塞罕坝高原上的那棵两百年参天大树一样,冯程相信这棵树就是一个活标本,塞罕坝可以成为一片森林,里面有梅花鹿奔跑。

博文来自来源: 头条 杀手里昂

如涉及版权纠纷,请与网站编辑联系,以便及时妥善处理
赞一下

对我有帮助

已有0人点赞
找不到对应的评论内容


二维码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