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一南将军在香港的震撼演讲,细说中国从百年沧桑到大国崛起(一) 

金一南在香港的震撼演讲,细说中国从百年沧桑到大国崛起

今天给大家推荐一堂课!怎么形容这堂课呢?恐怕只能用“精彩至极”“震撼”这些词来形容了。

团结香港基金中华学社举办中华大讲堂,邀得国防大学金一南教授主讲“从百年沧桑到大国崛起”。

此次演讲,金一南教授细说中国近百年的苦难与辉煌,探索中国如何摆脱衰败,从东亚病夫走到民族复兴。

以下是这场演讲的文字部分,与大家一同学习、分享。

我们近代的中国历经苦难,我们没有胜过,我们一败再败。

第一次鸦片战争失败,《南京条约》签订,割让香港,赔款二千一百万两白银,第二次鸦片战争接着又失败。

对方都很少的兵力,第一次鸦片战争英国军舰二十八条,军队一万五千,第二次鸦片战争英法联军两万五千人,长驱直入北京,杀人放火,将圆明园付之一炬,以如此小的兵力顷驾于大国首都,世界战争史上的奇迹。

1894甲午战争更是空前的割地赔款,赔款白银两亿两,割让辽东半岛、台湾,所以当时的澳门报纸有这么一段评价:中国之装备,普天之下为至软弱的极不中用之武备,其所行为之事,亦如纸上说谎而已,国中之兵,说有七十万之众,未必有一千人合用!

中国当时如同破茅草房子,谁上来都是一脚踹倒,我们用梁柱支起来,再上来一脚又踹倒了,再支起来,再踹倒了。

到了八国联军1900年入侵北京的时候,我们达到空前的虚弱,八个国家打我们,我们如何打得过啊!

但你看八国联军来了多少人,日军最多8000、俄军4800、英军3000、美军2100、法军800、奥地利58人、意大利53人......

八国联军1900年8月3日从天津向北京出发,满打满算18811人,就这么点兵力,还有七千德军在海上来不及赶到,都等不及向北京攻击出发,十天之内攻陷北京,而北京一带有清军十五六万,义和团五六十万。

我们挡住了没有?没有挡住啊!

中国近代以来这种衰弱,这种无力达到极致,一个大国衰弱至此。

庚子赔款空前的四亿五千万两白银,庚子赔款之后我们对美国人印象不错,美国西奥多·罗斯福把部分赔款返还给我们,我们办了留美预备学校、协和医院,还有燕京大学的一部分,那留美预备学校也就成了我们今天著名的清华大学,所以我们很多人对西奥多·罗斯福印象不错。

不管他怎么说,他把中国的赔款返还我们一部分办了医疗、办了教育。

但是你看西奥多·罗斯福,他极度看不起中国。他说,要是我们重蹈中国的覆辙,自满自足,贪图自己疆域内的安宁享乐,渐渐地腐败堕落,对国外的事情毫无兴趣,沉溺于纸醉金迷之中,忘掉了奋发向上,苦干冒险的高尚生活,整天忙于满足肉体暂时的欲望,那么毫无疑问,总有一天我们会突然面对中国今天已经出现的这一事实。

畏惧战争、闭关锁国,贪图安宁享乐的民族在其他好战、爱冒险民族的进攻面前肯定是要衰败的。

罗斯福提醒美国人,我们一定不能像中国人这样衰败,近代以来有多少中国人为了克服这一点历经选择。

洪秀全的“太平天国”是一种选择,太平天国的意识形态其实就是基督教义的中国化,就是我们在完成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之前,洪秀全完成了基督教义的中国化。

用这套改革可能成功吗?不可能,所以洪秀全失败了。

镇压洪秀全的曾国藩、左宗棠和李鸿章,他们推出洋务运动。

他们认为,中国的大问题在哪呢?器不如人。

机器制造、科学技术不行,一定要搞上去,学习西方先进科学技术。

洋务运动30年,最大的成果是北洋水师,1894年甲午海战全军覆没,洋务运动失败。

洋务运动失败,康有为、梁启超出来了,他们认为,曾、左、李的器不如人太肤浅了。

中国的问题在哪呢?制不如人,制度层面出问题了。梁启超讲,唤醒吾国千年之大梦,实至甲午一役始也。制不如人,体质出问题了要改制,戊戌维新就是改制。孙中山辛亥革命也是改制,建立共和。

君主立宪没有成功,戊戌维新失败,但是辛亥革命成功了,共和建立了。

但结果怎样?北京九易政府,24次内阁改组,换了26届总理,军阀混战,生灵涂炭,共和也没搞成。

所以1919年的“五四运动”已经打出旗号了,打倒孔家店。“五四运动”讲,器不如人、制不如人都太表浅了,中国的问题是什么呢?思想文化不如人,要彻底抛弃中国思想文化,即孔孟之道。

我们当年这种思想偏激和极端,认为万事规矩一点,找个替罪羊,只要把它解决就全解决了。

我说当年打倒孔家店的旗号,与今天遍布全世界的孔子学院,形成多么大的反差啊!

我们就今天看来,孔子没有妨碍我们走向现代化,我们出了问题,不是孔子的问题,我们只是在找替罪羊。

当年不仅把孔子当替罪羊,汉字也成了替罪羊,“五四运动”先驱胡适、钱玄同、郭沫若、陈独秀、鲁迅都讲到汉字问题了,他们认为,导致中国落后的罪魁祸首:汉字!当年多么激进。

我们今天讲他们,没有丝毫否定他们的功绩,他们都是探索者,都在探索、寻找一条摆脱灭亡的路径,我们后来探索都是再他们基础之上的。

当然我们今天讲中国梦,当时中国社会也有中国梦,当年北京、上海的学者们联合做了一次演讲:你的梦想是什么?

清华大学教授林语堂这样回答他的梦想:我的梦想只希望中国可以不打仗,无苛税,人民不用跑入租界而可以安居乐业的干浄土。

我们今天很难设想这是什么样的中国,因为距离非常遥远了。

很遥远吗?七八十年前中国就是这个样子。

燕京大学教授顾颉刚,他的梦想:没有人吸鸦片、吞红丸,这是最重要的事,这种嗜好延长下去非灭种不可,只要吸毒,什么制度都救不了你。

上海大学者施蛰存的梦想:中国人走到外国去不被轻视,外国人走到中国来,让我们敢骂一声“洋鬼子”。

施蛰存在上海,上海外滩“华人与狗不许入内”,你敢骂谁?

罗文干的梦想:政府能统一全国,免人说我无组织,内争的勇毅转用来对外。武官不怕死,文官不贪钱,妇女理家崇尚勤俭、不学摩登,青年勤俭刻苦、不穿洋服、振兴国货。

当年这些知识分子,中国社会的良心啊!他们的呼吁,他们的梦想集中在一起就是四个字:民族救亡。

民族到了危亡的边缘,到了亡国灭种的边缘,大清王朝被推翻,民国建立了,灾难没有停止;

“九一八事变”,关东军一万九,东北军十九万,三天丢掉奉天,即是今天的沈阳,一周丢掉辽宁,两个多月东三省沦陷;

“七七事变”,日本华北驻屯军八千四,宋哲元二十九军十万,一个月华北沦陷......

我觉得我们近代以来反复讲一个问题:帝国主义嗜血成性、杀人成性、凶残无度。

图为侵华日军

我们总说我们的对手如何野蛮、如何凶残,很少检讨自己为什么这么虚弱,为什么谁都想弄你一下,你谁都无法有效抵抗。

我们近代出了什么问题,问题出在哪里

你看第一次鸦片战争发生了什么。广东三元里抗英,大多数民众在远处观战,英军登陆后民众主动向其出售蔬菜、牲畜和粮食,洋人在跟皇帝打仗,皇帝打败了,皇帝割地赔款,与我何干?

1900年八国联军攻打北京,从老照片上我们看到那么多人帮着人家后勤辎重推小车,画面上洋人就两个,其他都是中国人。帮着联军供应后勤,给钱就可以,哪有国家观念、民族观念?

八国联军攻到了北京,北京城高池厚,八国联军一万多人攻不进来,北京附近居民向八国联军提供消息:广渠门下水道未曾设防。

八国联军从广渠门下水道鱼贯而入,八国联军排队走进来,我们周围那么多民众揣着手站在两边麻木的观看洋人在跟皇帝打仗,进攻皇宫,多少民众帮着八国联军填平壕沟、绑梯子、扶梯子,还有民众坐在墙头上帮着八国联军往里瞭望。

孙中山讲的四万万中国人一盘散沙而已,数量不能提供力量,如果你不凝聚的话,数量没有意义,我觉得这是中国近代以来最大的问题,非常松散。

我们一盘散沙这个局面被各个帝国主义所窥破,板垣征四郎1948年被国际军事法庭判处绞刑,1931年“九一八事变”之前,他是关东军高级参谋,关东军即将发动“九一八事变”,面对十万余东北军,关东军也是人心惶惶,他们没有把握,板垣征四郎给他们做战前动员:没问题,搞得过。

他认为,从中国民众的心理上来说,安居乐业是其理想,至于政治和军事,只不过是统治阶级的一种职业,在政治上和军事上与民众有联系的,只是租税和维持治安。

从一般民众来看,国家意识无疑是很淡薄的。不就交税吗,交给满洲国也是交,交给日本人也是交,交给张作霖张大帅也是交,交谁都一样,他们不在乎,所以能搞得过他们。

我们近代的灾难,绝不仅仅是帝国主义如何的杀人无度和猖狂,也是我们极度的衰弱和分散,不团结一盘散沙,被对方分而治之。

抗战开始,国民党副总裁汪精卫以下20多位中央委员58位将官投敌,一些部队成建制哗变,当时出现的问题不是民众出现问题,是精英层出现问题,出现大问题,精英都成了汉奸,汪精卫、陈公博、周佛海、王克敏、殷汝耕、梁宏志……

当时中国出现的,叫集团性精神沉沦和人格沉沦,不是一个两个,是团团伙伙精英们的沉沦。

在最关键最困难的时候,共产党人就与众不同。共产党人的杰出代表,东北抗日联军第一陆军总司令杨靖宇,抗到最后只剩自己一个人。

程斌,抗联第一军第一师师长,杨靖宇最信任的得力助手1938年率部投敌,组成“程斌挺进队”把杨靖宇的秘密营地全部捣毁,逼杨靖宇于绝境。

第二个叛徒张秀峰,军部警卫排长,父母双亡的孤儿,被杨靖宇抚养成人,1940年2月携带机密文件、枪支、抗联经费叛变投敌,向日军提供杨靖宇的突围路线,他是杨靖宇的贴身警卫,他知道杨靖宇的行踪,二月份叛变,杨靖宇三月份牺牲。

第三个叛徒,张奚若,抗联第一军第一师特等机枪手,叛变后在伪通化省警务厅长岸谷隆一郎命令下开枪射杀杨靖宇,杨靖宇的特等机枪手把自己军长开枪打死。

这是被板垣征四郎、石原莞尔所窥破的,中国人的走向,发现提供情报,(未完待二)

博文来自来源: 转载

如涉及版权纠纷,请与网站编辑联系,以便及时妥善处理
赞一下

对我有帮助

已有0人点赞
找不到对应的评论内容


二维码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