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高淳,体验了一把慢城慢生活 

一路参观,风风火火,北美华文作家访问团江南行最后来到“慢城”高淳。称高淳为“慢城”,有根有据;称高淳为“蟹乡”,有口皆碑。颂蟹文字,我的团友已经写了不少,本文只谈一个“慢”字。

话说公元2010年7月,意大利波利卡市市长、世界慢城联盟副主席安杰罗瓦萨罗来到高淳桠溪,但见山青水秀,鸟语花香,流连忘返。此公认为:桠溪完全符合“国际慢城”的标准。11月27日,在苏格兰召开的国际慢城会议上,桠溪“生态之旅”被正式授予“国际慢城”称号,成为中国首获此项殊荣的实体。而今,“慢城”的理念已经覆盖整个高淳。所以,“慢城高淳”这个美称是名副其实、当之无愧的。

高淳三日,我们参观了高淳博物馆、中华绒螯蟹博物馆、高淳老街、漆桥古村落、桠溪“生态之旅”等景区。虽然节奏有点快,还是体验了一把慢城的慢生活。按照世界慢城联盟的说法,“慢城”是指人口在5万以下的城镇、村庄或社区,反污染,反噪音,支持都市绿化,支持绿色能源,支持传统手工业,没有快餐区和大型超市。我认为,“慢城”再加上“简约生活”才是完整的“城市与人”和谐的理念。对于“慢城”的解释颇多,我本人用16字概括:生态城市,宜居城市;简约生活,诗意生活。

城市者,“围土为城,集贸为市”也。然而,随着科技的快速发展,随着物欲的恶性膨胀,城市开始异化:楼层越来越高,汽车越来越多,人口越来越密;菜没菜味,肉没肉味,人没人味。怎么办?慢下来。GDP增长要慢下来,房地产开发要慢下来,人们的生活节奏要慢下来。重新找回“龟游莲叶上,鸟宿芦花里”那样风景,重新找回“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那份心情。

原新华社江苏分社社长冯诚为高淳人民写下一首《江苏桠溪国际慢城之歌》,摘录如下:“……不要高程攀比/ 不要速度崇拜/ 远离灯红酒绿/ 少些掌声喝彩/ 有退才有进/ 有慢才有快/ 相伴桠溪/ 我决定/ 慢下来/ 慢不是消沉/ 慢不是懈怠/ 慢是淡定者的从容/ 慢是沧桑者的释怀/ 慢是播种后的喘息/ 慢是收获前的等待/ 走进桠溪/ 我决定/ 慢——下——来!”

高淳三日,我真切地感受到“慢”的愉悦,“慢”的禅趣。在高淳老街,看到居民在雨中打着伞静静观看老戏台上的戏曲表演,我感动;在漆桥古村落,看到村妇在河边洗着新采摘的菱角和嫩葱,我嫉羡;在桠溪“生态之旅”,站在“十亩葵花”之中“聊发少年狂”,我找回了自我。10月23日,访问团离开高淳的前一天,北美华文作家同高淳作家进行了温馨的文学研讨。(研讨会已由“暖暖的小棉袄”详细报道,本文不再重复。)

高淳人之所以能过上“慢生活”,全在于高淳人在改革开放中的“快行动”。高淳首先是“蟹乡”,然后才是“慢城”。如果没有“清早船儿去撒网”,又怎能“晚上回来鱼满舱”?“蟹王”邢青松李爱珍伉俪主编的《三蟹经》介绍: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提起江苏的螃蟹,只有阳澄湖大闸蟹一枝独秀。现今,固城湖螃蟹已同阳澄湖螃蟹、洪泽湖螃蟹并称江苏三大螃蟹品牌,并且大有后来居上的架势。我愿和固城湖螃蟹的“蟹丝”们齐声呐喊:加油,高淳!慢下来,高淳!你的前程你做主,高淳!

行文至此,积习难改,仍以两首短诗结束这篇短文:

【其一:雨中老街】

宫灯高挂花涧堂,固城湖蟹细品尝。

雨中老街听社戏,彩伞朵朵红蓝黄。

【其二:过足蟹瘾】

水乡处处养此君,网红之后显真身。

日啖美蟹三五例,不辞长作高淳人。 

2018年10月29日,北京】

本文来自 KNOWPIA 客户端自媒体,不代表KNOWPIA的观点和立场

如涉及版权纠纷,请与网站编辑联系,以便及时妥善处理
赞一下

对我有帮助

已有3人点赞
找不到对应的评论内容


二维码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