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火在奔突——东莞虎门随想 

***晓勉K网博客·全部原创作品***

地火在奔突——东莞虎门随想

   广东有个东莞,东莞有个虎门。虎门颇有些名气,不论过去还是现在。历史上,林则徐虎门销烟,震动四海,揭开了中国近代史惨烈的序幕。今日,虎门商贾如云,货流如水,车水马龙,灯红酒绿,完全是一座颇具规模的现代工商城市,然而只是一个镇。镇政府前面有个相当气派的广场,广场尽头伫立着一座雕塑。这些年,大大小小的城市们都象患流感似地一起得了城市雕塑病,不管好的歹的、美的丑的,总要在某个角落垒起一堆东西,安个时髦名称。那些生安白造的看过也就看过了,虎门镇这座雕塑,却令我无以忘怀。

这座雕塑造型简单。一左一右两个基座上各有一只粗壮拳头,花岗岩纹理天然地勾勒出紧绷的肌腱和骨棱,显现决心与力量。双拳之间是一支折裂的大烟枪,裂口朝天,犹如吃人豺狼张开利齿垂死嚎叫。就这么简单,一双拳头撅断一支吸食鸦片的烟枪,没有修饰,没有色彩,只是个简单的拱形造型。然而,我每一次看到它,心头都会感到震撼,好象面对的不是一堆钢筋混凝土,而是一座火山,一座虽然沉寂却蓄势待发的火山口。

虎门销烟的故事早已耳熟能详。十八世纪末至十九世纪上半叶,老牌帝国大不列颠的商人大做毒品贸易,把一船船黑乎乎的鸦片运进中国,掠走一箱箱的白花花的银子。这些鸦片贩子攫取暴利的能量甚至使曾经富甲天下的大清帝国感到国库枯竭。1838年,道光皇帝看了湖广总督林则徐关于禁烟的折子,想到滔滔毒流引起兵弱银枯的危险前景,害怕之余,任命林则徐为钦差大臣到广东禁烟。林则徐可谓难得的能臣,18393月甫抵广州,5月就收缴鸦片237万多斤。雷厉风行的作风一扫敷衍、拖沓以至贪赃枉法的衙门习气。而销毁这些鸦片的过程,更能看出林则徐禁烟的坚决、彻底和周密。

(英国在印度设立的鸦片制造厂)

200多万斤收缴的鸦片堆积成山,如何处理并非易事。现成的办法是纵火焚烧。但鸦片有个特性,遇火会熔化为膏,渗入泥土,焚烧后无论怎样清理都无法不招引烟民寻拾残渣甚至挖掘渗有鸦片膏的泥土。为断绝后患,林则徐和同僚们设计了一个前无古人的销烟法子。当时收缴的鸦片都集中在广东水师提督府所在地虎门。林则徐下令在虎门的镇口村海滩上建了两个销烟池,于1839年6月3日亲自主持销烟开始仪式。据记载,销烟过程是这样的:两个方形大池长宽各15丈,池底平铺石块,以免透漏。池旁四周设有护栏。池前开有涵洞。销烟时,先把池水制成盐卤水,然后,把鸦片切成碎块,投入盐卤水中浸泡,再将烧透了的石灰抛入池中,顿时 “如汤沸腾,不烧自化,浓烟上涌,渣滓下沉。”直到鸦片全部化尽,再打开涵洞闸门,随潮水送出大海,并用清水刷除池底,不留涓滴烟灰。两池轮流作业,交替销毁,销烟池硝烟滚滚,不是烈焰,胜似烈焰,碧海蓝天中毒品烟雾足足翻腾了20多天,才算彻底了帐。6月25日销烟结束,总计销毁鸦片2376254斤。在销烟的日子里,虎门一带有如过节,附近居民欢欣鼓舞,纷纷前往围观,胜似观赏节日烟火。他们——包括这一盛大节日的主持者林则徐,都不曾也不会想到,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虎门销烟,从此载入了人类文明史册。广东人习惯把江河出海口称之为门,珠江三角洲水网纵横,素有“八门入海”之称。历史上颇有名气的宋末陆秀夫背负小皇帝蹈海殉国之地崖门,便是其中一个出海口。而虎门则是珠江出海主河道之门。从销烟之日起,这里又成为了中国进入血火交织、悲壮惨烈的近代史的大门。历史的造化作弄,使虎门这个弹丸之地从此承负了中国近代史上难以承受之重。

虎门素有珠江屏障之美誉。宽阔的江海交汇处环峙着高低连绵的山头,大大小小的岛屿扼守河道,江面虽宽,航道却窄。林则徐是一个有战略眼光的政治家,深知傲慢的洋人不会善罢甘休,在厉行禁烟的同时,积极利用这天然屏障整军备战。他很幸运,得到一位智勇双全的战将鼎力相助。时任广东水师提督的关天培,有如林则徐,同是晚清腐败官场中的异类,为人处世颇有抗金英雄岳飞遗风。他调任此职时,先令妻子奉老母归里,自己仅带三名家丁到任。他殚精竭虑,把珠江口的大小炮台整修完备,设置成三道坚固防线。虎门销烟后,被收缴了鸦片、断了财路的英国鸦片贩子们不断进行挑衅与攻击,都被关天培及其部下打了回去。从此,一首民谣在岸礁和江水间传唱:虎门六台,金锁铜关,入来不易,出去更难。金锁铜关的美名一直流传至今。

尽管如此,尽管有着杰出的政治家,有着骁勇的将士,还有天然关隘相助,仍然是大厦将倾,独木难支。林则徐、关天培们面对的不仅仅是一伙不甘失败的鸦片贩子,甚至不仅仅是一支前来报复的大不列颠远征军。这是一次全面较量的开始,是闭国保守、腐朽没落、行将就木的封建王朝与每一个细胞都充满贪婪的资本主义、殖民主义,在历史进程的特定时空交汇点上发生的激烈碰撞。弱肉强食的丛林规律又一次发挥作用。1840年,英国远征军的坚船利炮敲不开珠江口的金锁铜关,便沿海北上,一路试探,攻陷了防务空虚的浙江定海,再北上直逼天津。京畿重地受到威胁,道光皇帝吓坏了,外国兵船打到门口,这可比鸦片的危害严重得多。惊恐的朝廷立即决定改用“抚”的办法和强盗讲和答应把惩办林则徐作为谈判基础。18409月,林则徐因为禁烟有功而被加上“误国病民”的罪名撤职查办,发配新疆伊犁。漫漫的中国历史上,统治者为了达到某种目的而拿忠臣良将做牺牲品的做法,早已屡见不鲜,这一回不过是更加无耻更加下作罢了。为了表示“和议”诚意,当权者甚至把固若金汤的虎门要塞尽数毁弃,听任英军乘虚进占,从而宣告禁烟彻底失败。

然而,虎门销烟点燃的烈火并没有因此熄灭。虎门诸炮台的守军明知强敌坚船利炮,朝廷拒派援军,坚守无望,回天无力,仍然要发出最后的吼声。浴血苦战,寸步不退,从水师提督关天培以下,全部战死!他们的鲜血,在刚刚揭开的中国近代史屈辱序幕上增添了一抹壮烈的亮色。他们的遗骸,由当地百姓收殓合葬。珠江口旧垒残台的荒坡野林中,从此默默散落着节兵义坟,悄悄地在沧海桑田中湮没。直到100多年后,一个苗圃的工人们偶然发现大角山炮台阵亡将士“义勇之冢”,这才使100位多烈士英魂有幸重见天日……还有多少英灵,从此在历史长河中流逝,在茫茫太虚中消失,史书上无记载,人世间没记忆,只有上苍知道!

终于,虎门炮台彻底沉寂了,英军耀武扬威打到广州,迫使清朝当权者签订了城下之盟。然而,事情仍然没有结束。广州郊区三元里民众自发组织起来,聚集于三元古庙(北帝庙),以庙中的七星旗为令旗,宣誓抗击侵略军。三元里周围一百零三乡应声响应,奋起杀敌。据亲历者记载:七星旗高高飘扬,来会者众数万,刀斧犁锄,在手即成军器,儿童妇女,喊声亦助兵威,斯时也,重重叠叠,遍野漫山,已将夷兵围在核心矣。虽然只有寥寥数语,仍能在百年之后真切感受到抗英怒火漫山遍野熊熊燃烧的壮烈图景。有一则史迹耐人寻味。一位名叫颜浩长的农民,身高力大会武艺,村里人叫他阿长,绰号定拳长。在三元里民众围攻侵略军的战斗中,他奋勇当先,搏杀一名英军少校。但他不去报功领赏,宣称生不到衙门,死不到地狱。此时为道光二十一年(1841年)。10多年后,咸丰四年(1854),三元里一带人民响应太平天国起义,与佛山的天地会红兵起义队伍联合抗清,颜浩长又参加了起义斗争!

三元里抗英无疑是虎门销烟的延续。看来,说事情没有结束并不准确,应该说事情才刚刚开始。官方的鸦片战争固然失败了,民间的抗争却是方兴未艾。虎门销烟传续三元里抗英,再延伸到太平天国抗清-------薪尽火传,不灭不息。这让我想起哲人鲁迅的那句名言:“地火在地下运行,奔突;熔岩一旦喷出,将烧尽一切野草,以及乔木,于是并且无可朽腐。”至此,我终于模模糊糊地明白为什么在虎门广场的雕塑前会感到如此震撼。那两只紧攥的拳头分明是奔突地火的象征,熔岩喷发的写照。历史就是这样记载的,虎门销烟不但触发了鸦片战争,拉开了中国近代史的序幕,同时还点燃了贯穿整个近代史的抗争、图强的火种。这火种犹如地火运行,奔突,向四周辐射、喷发。虎门销烟之后,一向宁静祥和,以水为床、以食为天的珠江三角洲,在虎门周边不足100公里范围内,五十年间接连发生“地火”喷发。花县的洪秀全、南海的康有为、新会的梁启超,再到香山的孙中山,每一次熔岩喷出,都猛烈地震撼着华夏大地,震荡着小小寰球。从此,中华帝国告别了五千年的古老,开始了亘古未有的变局,开始了抗争图强的百年涅槃。

地火在奔突……

附记:

《国际联盟》把虎门销烟开始的63日定为国际禁烟日;

联合国把虎门销烟完成的翌日626日定为国际反毒日。
   

(注:以上第一张照片为笔者拍摄,后三张照片为笔者翻拍自虎门销烟纪念馆)

 

本文来自 KNOWPIA 客户端自媒体,不代表KNOWPIA的观点和立场

如涉及版权纠纷,请与网站编辑联系,以便及时妥善处理
赞一下

对我有帮助

已有8人点赞
找不到对应的评论内容


二维码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