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中日记---伙头军 

因为拔牙的缘故,牙医给我病假,3天的全天不用上班,7天不用做早操,不能做重体力活,不能戴头盔,不能参加野外训练。所以班长让我延迟参加星期一开始的野外训练,星期三才参加。不用参加太多的事情,置身事外,心情挺复杂。既高兴又不太高兴。虽然可以偷懒休息,但在大家面前像个异形也不是很自在。休病假期间也没有太多的闲着,去了好几趟医院,也办理了好几个手续。


星期三,我归队了。全连完成了这个星期的一半的野外训练了,我才参加。早上9点,回到连部报到。在连部值班的班长叫我等待连部后勤的卡车送我去训练场。于是在等待中,我就用IPOD TOUCH看书。差不多中午了卡车才出现。但是他们还要处理事情。一直等到3点才出发。

于是我跟着卡车在到处转悠,他们要先到野外的另外一个地方--炊事班搬运我们连的晚餐。

回到我们连的野外驻地已经是下午6点多了。想不到,我要花9个小时才能归队。见到我们班的战友,真的有点久别重逢的感觉。

看来我是错过了三天的爆破任务。听说,因为天气太热,有几个士兵中暑了。

今晚和以后的是搜索、进攻和破门搜索建筑物的训练。第一次使用红外线夜视镜,挺新鲜的。可能是我缺席了之前的训练,所以我们班的班长和排的士官长特别关注我。

我们在平地上穿戴上全副装备用夜视镜行走,然后进入树林搜索。还算顺利。

虽然是晚上,但是装备加上武器的重量和大运动量,任务完成下来,我们已经全身湿透了。

星期四白天,还是进行相同的训练,只是变成了空包弹,加上建筑物搜索。别人都射击了很多发子弹,虽然我是使机枪,但是我是狙击手的境界,崇尚每一颗子弹消灭一个敌人。

既然我没有发现敌人,所以我只发射了3颗子弹。全排的唯一失误就是我,因为我不理解“枪口向下”是什么概念。训练结束以后,还是全身湿透。

不知何故被医务兵瞄上,让我去救护车里呆了一会儿。我倒是没有生病的感觉。我又成了唯一,真丢人。


傍晚是同样的训练,只是变成了实弹,和真实的爆破。不知是照顾我,还是害怕我出事故不安全,士官长说叫我留在营地看守大本营。远处不时传来各种枪声,巨大的爆炸声真的很吓人。

而我的任务就是把帐篷拆掉。看来我们要打道回府了。

深夜前我们都收拾好了行李。睡在露天之下。一大早,我们把大的行李锁进装甲车。乘坐卡车回基地度周末了。计划是下星期一重新返回野外。

星期一,我们又回到野外重新搭帐篷。放在行李里面的脏衣服已经发酵变味了。看来这次没有训练,而是清理现场,处理善后工作。第一件事情就是捡弹壳,回收铁丝网。

晚饭后,班长唯一交给我一个任务,就是带上睡袋跟着送晚餐的卡车去PK。PK是什么我也搞不懂。反正跟着就是了。

到达目的地,原来就是上星期去过的炊事班驻地。今晚我归炊事班使唤了。能够去一些不同的地方,接触一些新鲜的事物,体验一下不同的兵种的工作,倒是让我觉得兴奋的事情。那我就当一回伙头军吧。

第一个任务就是洗盘子,我们连的。一共是三个程序,用洗洁精洗,第一道冲洗,第二道冲洗。我就是负责提水和第二道冲洗。因为是野外,所以是没有水龙头的。前辈告诉我,只要把洗洁精的泡沫洗得看不到就行了,还嫌我经常换水浪费水。听的我全身起了疙瘩。我说勤点换水干净点。

我想往后我都对在部队吃饭留下阴影了。在厨房做过的过来人都说,要是你想去餐厅吃饭,千万别进厨房。否则你会没有食欲。此话真的不假。盘子洗的多了,再认真的人都会麻木,马虎了事。


开始要为如何睡觉做准备了。看看到处可以睡觉的地方都有主了,连放食物的冰库也有人占据了。灵机一动,只有睡在放食物的平板车上了。那里不会凹凸不平,不会有爬虫光顾。铺上纸盒就勉强可以睡一晚了。只要祈求今晚别下雨。当伙头军的唯一好处就是,有充足的冰水可以洗刷让自己干净。

刚刚躺下不久,运输车又送来盘子,又得穿好衣服工作。12点才洗完。

半夜醒来,我的背包,睡袋外面已经全部湿透,看来野外的雾水真是太厉害了。

睡到凌晨4点就被叫起床了。无所事事,又坐在一边打盹一会儿。

我们连的运输车终于出现了。终于归建了。

整理好所有的东西,我们乘坐装甲战车打道回府。 

 

如果觉得精彩的话,请关注。

您的分享就是对我最大的鼓励。



关注分享请长按识别二维码

微信扫一扫
关注该公众号


个人微信:USARMYWU

本文来自 KNOWPIA 客户端自媒体,不代表KNOWPIA的观点和立场

如涉及版权纠纷,请与网站编辑联系,以便及时妥善处理
赞一下

对我有帮助

已有1人点赞
找不到对应的评论内容


二维码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