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鸽子窝公园(北戴河记行之二) 

游鸽子公园(北戴河记行之二

刘惠恕

“鸽子窝”公园又名“鹰角”公园,位于位于北戴河海滨的最东端,占地面积约三百亩。这是北戴河景区最具代表性景的景点,以望海和观日出而出名。我2000年夏赴北戴河参加“‘三个代表’讲习班与党的建设学术研讨会”学术活动期间,曾两次前往游览。第一次是728日下午4时许,与同室山西安泽县党校王孝恩校长登望海楼看毛泽东主席诗词《浪淘沙》纪念碑像,攀鹰角亭望海,下鹰角岩,坐游艇出海戏浪。第二次是82日凌晨415分,与同室王校长、重庆市南岸区委党校何承普老师前往看日出,因天边有雾,日出未能看成,在近旁的珍稀动物园看海狮表演后,6时许返程。两次游鸽子窝公园,虽不能说完全达到目的,却也算是尽兴而归。

而说起鸽子窝公园景观,首先值得一提的自然是“鹰角石”。 鹰角石是亿万年前因地层断裂,形成于临海悬崖上的一块高约20余米的巨岩,因其状如鹰爪而得名。以往该巨岩上常有成群野鸽子做窝于石缝之中,早晚相聚,因此得名“鸽子窝”,这也成为公园得名的原因和北戴河的标志性景观。

 

(北戴河鹰角石)

鸽子窝之上现已无野鸽子,凡鸽子,均为人工喂养的。此外,在鸽子窝一带的礁石、湿地、树丛上,尚栖有其他多种鸟类。有数据称此处能见到四百多种鸟,占我国可见鸟类的40%,共有鸟“14700多只”。此说似不可信,因为形容多鸟,称成千上万或遮天盖地则可,但真有“14700多只”鸟齐翔,是无法数清的。由鸽子窝多鸟,每年春秋两季,此处都成为国内外的鸟类专家或鸟类爱好者集聚观鸟之处,1999年,还在这里举办过国际观鸟大赛。

 

(北戴河的鸟世界)

 

由鹰角石再上,与该岩比肩立于崖端的有“鹰角亭”, 该亭为歇山式单檐顶,用石柱琉璃瓦筑成。此亭算得上是北戴河的唯一“古迹”,因为其始建于1937年。事情的经过为:1916年,北戴河旅游事业的开拓者朱启钤先生(18721964年)[1]修建了北戴河海滨的第一个大花园“联峰山公园”后,又准备修建第二个花园“鸽子窝公园”,当时只在这里建起了一座“鹰角亭”,就于1937年爆发了“七七”卢沟桥事变,朱先生打造“鸽子窝公园”的愿望并未能实现。而现在的鸽子窝公园,是秦皇岛市地方政府于1986年投资300多万元人民币建成的。“鹰角亭”上现有匾,是当时国家人大副委员长胡厥文先生于1989年春题写的。

 

(北戴河鹰角亭)

 

由鹰角亭东北向稍下,介于鹰角石与鹰角亭的中间位置,有一幢楼房叫望海楼。1954726日,毛泽东主席第二次临北戴河居此,欲筹备召开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810日,北戴河地区暴雨成灾,水位猛涨,危及京山铁路安危。毛泽东于此楼望海,写下了千古名篇《浪淘沙·北戴河》。全词为:

大雨落幽燕,白浪滔天,秦皇岛外打鱼船,一片汪洋都不见,知向谁边?    往事越千年,魏武挥鞭,东临碣石有遗篇,萧瑟秋风今又是,换了人间。

 

(望海楼前的毛泽东雕像与诗碑)

 

此词当时并未发表,直至1957年,才在《诗刊》上公开发表。此词无疑为北戴河海滨增添了精神财富。为了纪念此词的发表,1992年北戴河区政府在毛泽东诞辰100周年时,于望海楼前塑造了一座毛泽东雕像,雕像高3.2米,仿花岗岩基坐高2.7米,[2]基坐东侧的大理石上刻着毛泽东词《浪淘沙·北戴河》。此外,先此1985年,北戴河区政府在公园内东南临海崖顶处,建起了一道仿古望海长廊,廊长约70米,内陈100余幅彩绘传统壁画以及名家书法等,使公园更显壮美。

 

(图片居中为望海楼位置)

 

我是当日下午4时许,与王孝恩校长共登望海楼,浏览毛泽东词碑《浪淘沙》的。随后下鹰角石,坐当地人快艇出海戏浪10分,以体验毛词中的“大雨落幽燕,白浪滔天”意境。当时虽无大雨,且天气晴朗,但海浪甚大,惊心动魄,亦足见主席词的意境非凡。我连声要求快艇老板将游艇开得慢一些,并声言与我同行的老同志年纪偏大,心脏怕紧张。究际上与我同行的王校长年纪尚轻于我,只是中年脱发,往往被人误以为是六十余岁的老者。坐游艇共用款约10元,随后,我们打的用款8元,至北戴河海滨游泳,晚6时方返。下午之游,可谓尽兴。

北戴河也是一个保留着我青春记忆的特殊地方,因为在“文革”大串联[3]时,我曾在此度过两个难忘的夜晚。事情经过为:

196777日 ,我赴秦皇岛海滩游玩,结识了一位由武汉外出“串联”的学生,与他同行。恰逢海边停了一艘渔船,我们上船参观,要求渔民次日带我们下海捕魚。渔民答应如明天不下雨,凌晨3点多钟带我们出海捕鱼,并问我们怕不怕晕船?我回答:晕船并不可怕,如果怕晕船,一辈子都别想出海。其中的一个渔民拍了一下我的肩膀说:“好小伙子!我们明天带你们出海。”可惜当天就开始下大雨,我们自知明天出海捕鱼无望,只得设法离秦皇岛,坐火车赴山海关玩。在山海关,我们结识了两位由山西外出“串联”的学生,与他们结伴同行。晚上,我们由山海关坐火车抵达北戴河,在北戴河火车站候车室度过一夜。次日(196778日),我们冒雨步行至北戴河海滩玩耍、游泳,至中午,天转晴。北戴河海边多空关小别墅,据说为“文革”前为中央首长的修养场所,各自有主,而至 “文革”中,因政治因素,荒无人住。我们选中了其中一所别墅,准备过夜。不意被北戴河“北中”中学到此巡夜的学生红卫兵组织发现,将我们驱至北戴河火车站,时已深夜11点多钟。我们只得在北戴河火车站候车室度过了第二个夜晚,我于次日扒火车南下天津。

仅写这些,以保留生活中的记忆。

2018118

 

 



[1]朱启钤(18721964年),字桂辛,晚年号蠖公,贵州开阳人。民国时期政治家、企业家。曾任北洋政府代理国务总理、内务部总长等职,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后,任政协全国委员会委员、中央文史馆馆员。著有《蠖园文存》等。

[2] 数据参《百度辞条鸽子窝公园》。

[3] “大串联”一词已不为现在年轻人所熟悉。其基本内容为“文革”之初的19661968年中,处于“停课闹革命”阶段的青年学生无所事事,在当時的政治鼓动下,到各地看“大字报”,此后转变为扒火车或步行,到各地旅游。这一活动曾给当时的社会生产造成了极大的破坏。

本文来自 KNOWPIA 客户端自媒体,不代表KNOWPIA的观点和立场

如涉及版权纠纷,请与网站编辑联系,以便及时妥善处理
赞一下

对我有帮助

已有0人点赞
找不到对应的评论内容


二维码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