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孩子考入名校 退學率卻高達25%?原因令人深思 

有這樣一群孩子,年齡大約在6-18歲左右,小小年紀就一個人背井離鄉在陌生的國度求學,外媒將這些他們稱為「降落傘」孩子。

就像前兩年特別火的那部電視劇《小別離》演的那樣,這些孩子的父母也絶不是清一色的大富大貴,很多是中產家庭。這些家長,無一不希望孩子在接受完美的中國基礎教育後,能以此為跳板,升入美國更高級的學府進行深造。

然而,他們並沒有意識到孩子的自我管理能力,尤其是英文能力是否已經準備好,能夠應對異國他鄉繁重的學業生活。

從大數據來看,近五年,中國一二綫城市的中產家庭越來越熱衷送孩子去海外留學。2017年中國海外留學生總人數升至60多萬,本科生及以下留學生的增長速度超過了研究生,留學生低齡化的趨勢越來越明顯。

中國教育在綫出品的《2016中國出國留學發展趨勢報告》也指出,隨着留學低齡化的趨勢越來越明顯,小留學生群體產生的問題也日益增多,而其中最突出普遍的問題就是學術表現較差。《報告》稱,「2014年,在美被勸退的中國學生中60%是因為成績不好。」

中國孩子到英語國家留學,難過語言關!

語言關包含兩個方面:一是社交英文能力,二是學術英文能力。

小到在學校食堂點餐,在校園裡跟其他同學打招呼,在宿舍跟舍友交流,大到在外問路,這些用來跟人打交道的口頭和書面的非正式英文就是社交英文。

通常來說,中國孩子需要一到三年的時間才能達到母語為英語的同齡人的社交語言水平。但如果出國前孩子就在國際學校、雙語學校、課外英文機構學習過,家裡請過外教或是刷過很長時間的美劇,也可以在較短的時間內跟上當地的同學。

但學術英文能力卻不一樣,它需要孩子至少在出國前提前五年以上就開始做準備了。

其實,學術英語和社交英語並非兩種不同的語言,而是在兩種不同語境下使用的語言。社交英文一般用在非正式的場合的溝通,而學術英文主要用在課堂及未來的職場上。

學術英語比社交英語要求更高、更複雜。然而,學術英語能力卻是學生在英美學校取得成功所必備的語言能力。它主要是指達到英語語言藝術、數學、科學、社會研究、歷史等學科學習要求必備的英文讀寫能力、解決問題的能力和批判思維能力。

美國媒體曾刊登過的一篇為《中國難題》的特稿,指出有5%的中國本科學生在大一課程開始前,就已從語言課中被勸退。2009年杜克大學共招收了14位中國大陸本科學生,在2010開學第一天只有8位如期出現,其餘6位學生因為成績無法達到學校要求,被學校勸退。

中國學生在海外求學的幾個致命問題:

1.刷出高分就一定是真學霸?並不是哦

《紐約時報》說:「中國學生學習以考試為中心,高中生會花費大量時間準備高考。因此,大部分學生花上幾個月的時間苦讀英語也是常有的事兒。」

托福110+,SAT 2300+,考這麼高分的學生並不意味着Ta擁有跟分數等同的學術英文能力,只能說我們中國孩子更擅長考試,但並沒有花足夠的時間去提升更重要的學術英文能力。

2.學術英語能力,想要 get 不容易

《紐約時報》說:「中國學生英語水平有限。雖然他們優秀、努力,但還是無法和同年級的美國同學處于同一水平。」

是否具備流利的學術英文能力是孩子能否出國的一個基礎。從小學二年級開始,英美的學生已經開始系統地學習常用的學術詞彙,以區別于幼兒園到小一常用的口語詞彙,為學業上的成功做準備。從小學四年級開始,他們已經從學習閲讀過渡到了通過閲讀去學習新知,從故事、詩歌等創意寫作過渡到了說明文、議論文、研究報告等學術文章的寫作。

其實,中國家庭和學校在英文學習上投入了大量金錢和時間,但方法不對,效果很差,且過分強調死記硬背。在學英文的過程中,花費了太多的時間背單詞,學習語法規則,背範文,最應該提升的英文讀寫能力、解決問題的能力和批判性思維卻被忽略了。

美國愛荷華州立大學招生部助理柏崔西·帕克曾說,她見過很多中國學生自豪地炫耀自己記住了上萬個單詞,背下考試機經(歷年流傳下來的考題和答案)和考試的答題技巧,這幫助他們能在考試中猜對答案。

但他們忘了,即使背過上萬個單詞也是沒有用的,很多學生根本不理解這些詞彙,更不要說如何活用這些詞彙了。在美國的中學和大學,學生必須熟練掌握並使用學術語言,參與課堂上積極而又有意義的討論,完成大量非虛構類作品和學術文獻的閲讀,寫研究報告和Essay,這些才是學業成功的關鍵。

一位剛從美國讀完本科回來的90後這樣告訴我。

「剛到美國大學讀書的時候,我從來沒有在凌晨三點前睡過覺。讀不完的書,寫不完的Essay。每週啃四五百頁書是常態,因為在國內缺乏系統的閲讀訓練,英文閲讀速度太慢,每天生不如死,嚴重失眠。

學術詞彙太缺乏,上課教授講的90%聽不懂。課堂討論時,腦袋經常一片空白,聽不懂同學講什麼,也不知道該說什麼。有過很長時間的抑鬱,擔心自己畢不了業。」

從澳洲回來的Joy談到留學時最大的挑戰是寫Essay。

「因為我本身愛讀書,所以看懂英文教材和學習資料基本沒有問題。但不得不說,由於國外中文讀物少,每天看的都是英文書和報紙,對英文讀物的喜愛是從那時培養起來的(在興趣範圍內的讀物)。在國內,圖省事的話,誰會去看英文書呢?但是寫Essay就沒那麼容易了,出過國的都知道,寫Essay是絶大多數留學生的死穴,正如考雅思托福的writing task2,怎麼努力都提不了幾分。

寫作是聽說讀寫四項技能裡最難的,也是最考察語言融會貫通能力的。寫Essay的時候要查閲很多文獻,首先考察的是快速閲讀和抓重點的能力,其次你不能東拼西湊的抄,抄襲在國外大學中被看作「重罪」,且特別容易被發現。另外,當你肚子裡有料時,還要用自然生動有邏輯的書面語言呈現出清晰的觀點,否則即便你有再好的想法,寫不明白也是白搭。說句實話,中文寫作都不是件容易的事,何況是用外語寫作。

最後,我想說,外國老師雖然基本都是nice的,但是他們也不傻,有一次我為了湊字數寫了一篇廢話成堆的Essay,結果就是不及格。坦白說,受虐完了是收穫,誰說受虐不是好事呢?晚受虐不如早受虐,學英語這件事,丟臉要趁早!」

3課堂表現:「啞口無言」和「壁上觀」?

美國報紙曾報道說:「在亞洲的很多學校裡,設置大量課堂討論是相當反常的。皮埃爾教授認為,同理,如果把一群美國學生放在中國學校的課堂上,他們將會變成一群合不攏嘴的話匣子。」

中國學生較難融入國外課堂的另外一大原因是缺乏批判性思維。批判性思維是指基于客觀事實,洞察、分析和評估問題的能力。在國內課堂上,中國學生長期以來即使有觀點,也不敢表達,更不敢質疑和挑戰老師的權威。在國外課堂上,中國留學生要麼「啞口無言」,要麼作璧上觀,很難有自己批判性的觀點,更別說提出創新性或者解決問題的方法。

2010年,牛津大學校長安德魯·漢密爾頓教授在中外大學校長論壇上曾一針見血地指出:「跨學科知識的廣度、批判性思維是中國學生缺乏的。靠死記硬背獲取專業知識的做法,只不過是毫無意義地給學生腦子中裝了一件物品。真正具有價值的是在千變萬化的世界中,學生必須有自己的思考框架,能夠不斷適應變化的環境以及找到解決問題的方案。」

2013年,美國駐華大使駱家輝在長沙市某重點中學演講時對中學生說:「美國學生的自我思考能力和批判性思維是中國學生應該學習的,因為一個人思考和解決問題的能力要比一個人的記憶能力重要得多。」

留學沒那麼簡單

中國家長真的不要低估留學這件事的難度。如果孩子學術英文能力不行,脫離實際把他送到一個高競爭力的海外中學或大學,很有可能會事與願違。

美國常青藤盟校曾公佈一組數據,進入哈佛大學、耶魯大學、康奈爾大學等14所名牌大學的中國留學生,退學率為25%。他們的共同特點,都是曾經的高分考生。還有很多已經在美國私立寄宿高中讀書的學生,因為無法勝任學業被學校遣返回國,這些學生也都是高分生。

規劃孩子留學之路最好的方式是不要把金錢和時間只是投入在臨門一腳:幫孩子刷標化考試分數和找一個好的中介上,而應該至少提前5到7年進行系統性的準備。從小學一年級開始加強孩子的學術英文能力,讓孩子的英文讀寫、批判性思維和解決問題的能力與歐美的同齡孩子接近甚至持平。

比如:美國6年級學生文學藝術課可能會要求學生做一個關於Trojan War Porject(特洛伊戰爭項目)。學生們需要花費幾周甚至更久的時間來完成project。這對於中國孩子來說難度更大。

來源:閱讀第一

博文来自来源: 转载

如涉及版权纠纷,请与网站编辑联系,以便及时妥善处理
赞一下

对我有帮助

已有1人点赞
找不到对应的评论内容


二维码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