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张老知青的合照所引发的一场悲剧 


四张老知青的合照所引发的一场悲剧



老年网校  昨天

 

4张曝光照片颠覆3个家


 作者:须濡


在北京工作的东北女子黄雁,几年前与北京男子许剑结婚,婆婆陈红英善待这个外地媳妇,婆媳俩像母女又似闺蜜。一次偶然的机会,黄雁在微信圈上传了婆婆与老知青的几张合影,无意中触碰了婆婆的陈年旧事。让人惊骇的是,这一举动竟让婆婆送命,并颠覆了黄雁与三个家庭的幸福……



婆婆重逢老知青,4张照片引爆秘密


2013年10月的一天,婆婆向我透露了一件烦心事:“当年建设兵团一位老知青从包头来北京旅游,约我叙旧,我想去,可又怕你公公多心。”婆婆陈红英56岁,20世纪70年代,曾在内蒙古插队8年,对广袤草原有着难以割舍的情怀。我调侃道:“一起扛过枪,一起下过乡,这种情谊非同寻常。怎么不去?去,爸没那么小肚鸡肠。”婆婆坦然了,慈爱地搂搂我的肩。这种妈妈才有的举动,带给我温暖和感慨……

我老家在哈尔滨,2007年毕业于北京工商大学,在一家私营企业做财务工作。2011年5月,我与北京男友许剑组建家庭。许剑大我4岁,在一家国有企业从事后勤管理。婚后,我们与公婆同住在丰台区一套140平方米的复式楼里。恋爱时就有过来人提醒我:“外地女孩嫁入北京,是面子风光里子艰难,往后北京婆婆够你受的。”

然而,与婆婆一个屋檐下生活以后,我的体会只能用幸福来形容。很多北京婆婆看不起外地儿媳,且在亲家母面前有着强烈的优越感。可我的婆婆慈爱善良,豁达乐观,对我和我的家人礼遇有加。我投桃报李,把婆婆当亲妈。她常夸我孝顺懂礼,做事得体。我们的关系既像母女又似闺蜜。



10月19日早晨,公公许国华钓鱼去了,婆婆翻来覆去在镜子前试衣服。我打趣道:“妈,您这认真劲,就像小姑娘头一次和男朋友约会。”“没大没小!”婆婆一边嗔怪一边对我说,“为了避嫌,你陪我一起去吧!”我爽快答应。婆婆做过甲状腺结节手术,脖子上落下了疤痕,我将自己的纱巾给她系上,说:“瞧您这资深美女范儿,秒杀‘小鲜肉’!”婆婆和我有说有笑地出了门。

上午10时,我们准时赶到南三环附近的锦江之星酒店,婆婆昔日的兵团战友周振甫早已等候在那里。周振甫腰板笔挺,双眼有神,依稀看出当年是个帅哥。虽几十年不见,两人一眼就认出了对方。他们拥抱、寒暄,眼里有泪。周振甫告诉婆婆:“我刚从包头畜牧系统退休,趁腿脚还灵便,想各地走走,拜访当年的老知青,北京是第一站。”

婆婆容光焕发,与周振甫回忆着激情飞扬的知青岁月。说到动情处,两人用手打着节拍,唱起了当年风靡一时的知青歌曲《党是春雨我是苗》。一对老知青的深厚情谊,让我也颇受感染,我拿出手机连连拍照。

午饭后,我们与周振甫告辞回家。我跟婆婆开玩笑:“周伯伯当年也是一表人才,您怎么没和他成一对儿啊?”婆婆正色道:“这种玩笑可不能乱开,记得删除今天拍的照片。”我口头答应着,却想:婆婆也太谨慎了,与老战友见个面能掀起什么风浪?我是手机控,每天数次刷微信。当晚临睡前,我将婆婆与周振甫的4张合影分享到了我的微信朋友圈。图片注释为:“知青友谊到白头,约定谁也不焗油。”短短两个小时,就有10多位朋友点赞、转发。



我每天在微信朋友圈分享数条信息,很快就淡忘了此事。谁知10月27日,我正窝在沙发上边做面膜边看韩剧,公公从楼上下来了,问:“昨天我在许剑手机里,看到你婆婆与周振甫的4张合影,那是你拍的吗?”我意识到公公语气异常,承认了。公公脸色铁青上了楼。我暗自在心里埋怨:公公太狭隘了。

我以为这是生活的一个小插曲,会到此为止。殊不知事态发展远远超出我的想象。2014年1月9日晚,我刚睡下,就听到楼上传来打斗声和婆婆的哭声。我和许剑赶紧上楼,眼前的一幕让我惊骇:公公扯着婆婆的头发,婆婆揪着公公的耳朵,两人像两匹斗红了眼的老狼。我和许剑赶紧将他们分开。

公婆相濡以沫33年,平时很少拌嘴,今天是怎么了?许剑不问青红皂白各打五十大板:“有什么事不能好好说?你们怎么越老越不让人省心?”我一边收拾屋子一边埋怨公公不该动粗。一向刚毅的公公老泪纵横:“你妈欺骗了我几十年,我是冤大头啊!我戴了30多年的绿帽子,许剑,你是周振甫的儿子,和我没有任何关系!”婆婆羞愧难当,疯了似的冲进次卧将门反锁。许剑拍着门喊:“妈,您开门。”回应许剑的只有婆婆压抑的哭声。好端端的家突然阴云笼罩……




一念之差一生错,婆婆悲情离世


我清晰地看见公公眼里的屈辱与哀伤。我安慰道:“这件事不能单凭臆想,兴许这是一场误会呢!”公公竟从枕头下翻出一份DNA检测报告甩在我面前,说:“白纸黑字写得清清楚楚,你不用再替她辩解!”

随着公公的讲述,我了解到事情的来龙去脉。原来公公与婆婆是北京十中初中同学,两人互生朦胧情愫。初三下学期,婆婆响应号召远赴包头插队,公公进入东方红炼油厂(燕山石化公司前身)当了学徒工,彼此失去联系。1979年冬,北京知青大批返城,婆婆突然找到公公,问是否还爱她,公公坦陈,自己对婆婆始终有份牵挂。婆婆说:“我与兵团的男友分手了,想尽快摆脱痛苦,咱们结婚吧!”公公没有在乎婆婆的过往,1980年1月,婆婆返城一个月就与公公低调结婚。婚后不久婆婆怀孕了,于当年8月早产生下儿子许剑。

许剑一天天长大,可脸盘、眉眼没有一处与公公相似。一个个疑问开始浮上公公心头:陈红英为何一返城就要求结婚?儿子为何早产近两个月?幸亏生活的尘埃日复一日将这些疑问覆盖,才让这场婚姻平稳地走过30多年……2013年10月26日,公公借许剑的手机打电话,惊骇地发现了我上传的4张照片。仔细对照照片,公公发现许剑的脸形、眉眼与照片上的周振甫极为相似。

禁不住内心的煎熬,公公趁许剑午睡,悄悄剪下他一缕头发,然后去海淀区一家权威DNA鉴定中心进行亲子鉴定。12月29日检测报告出来,公公与许剑不具有生物学上的父子关系。公公要求婆婆给自己一个说法。婆婆说,孩子是周振甫的,当年为返城她忍痛与其分手。与公公结婚前,婆婆发现自己怀孕一个多月了。为纪念那场刻骨铭心的爱情,婆婆一念之差留下了许剑……

为了平息事态,我劝公公:“您与妈弄出这么大动静,说不定邻居正竖着耳朵听呢!我们都好面子,别闹得满城风雨,否则还怎么做人?”公公不再拍桌子叫喊,黯然落泪。

安抚好公公,我来到婆婆门口,可无论我和许剑怎么敲门,婆婆就是不开门。担心婆婆发生意外,我和丈夫守了一夜。第二天清晨,婆婆开门出来了。她对我和许剑说:“你们去上班吧,我不会做傻事。”

2014年2月,公公与婆婆正式分居。61岁的公公刚退休时精神矍铄,头发没几根白的;可短短一个多月他头发白了一大半,步履迟缓。婆婆更是形容憔悴,失眠盗汗,脸上出现大片老年斑。

意想不到的身世,也给许剑带来了巨大的心理冲击。他变得沉默、脆弱。在我的催促下,许剑每晚去陪公公。他安慰父亲:“爸,不管检测报告怎么写,我永远是您的儿子,永远孝顺您、爱您,为您养老送终。”“爸,生活还得继续,忘了这一切吧!”可公公就是不接话。



如果不是我上传照片,也不会引起这场风波。我流泪向婆婆忏悔:“对不起,都怪我当初不听您的劝告,否则哪有今天?”婆婆木然地望着我:“这不怪你,是我欺骗了生活,早晚要接受惩罚。我真后悔一念之差,铸成一生的错,要是人生能重来该多好。”我陪婆婆一起掉泪,唯愿时光能冲淡一切,抚平公公受伤的心。

这年5月17日,公公在青龙湖钓鱼。下午5点突降大雨,公公打电话让许剑开车去接他。许剑提前从公司出发,途经京良公路,赶上交通管制,他足足等了半个小时。6点30分,许剑赶到青龙湖时,公公已赌气打车回家了。

此事要是在以前,公公不会计较。但现在公公认为许剑不是自己的亲儿子,有意怠慢自己。回到家,他将钓竿折断狠狠摔在地上,骂许剑是白眼儿狼。许剑赶到家后,向父亲说明原因。公公不依不饶:“什么也别说了,不是自己生的,就是指望不上。”许剑委屈得掉了泪。

婆婆忍不住替儿子分辩了几句,公公又将战火烧到她身上:“许剑两岁时,你怀上了我的孩子。如果不是许剑占了生育指标,我也会有自己的孩子。是你和姓周的剥夺了我做父亲的权利!”婆婆被噎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我不知这场家庭战争何时才能平息。

2014年8月,公公冷冷地对婆婆说:“我们分居快一年了,早点把离婚手续办了吧!”到了婆婆这个年龄,没有什么比家庭更重要。我跪在公公面前替婆婆求情:“爸,谁年轻时不走弯路?你们头发都白了还离什么婚?”公公语气强硬地说:“这个家看起来热闹,其实没有一个人跟我有关系,这样的婚姻维持下去还有什么意义?这婚必须离!”婆婆嘴唇哆嗦,浑身颤抖,突发脑溢血栽倒在地。我和许剑手忙脚乱将婆婆送往附近的医院,不幸的是,途中婆婆便悲情离世。




微信圈是罪魁?三个家庭颠覆该谁来担责


在八宝山殡仪馆,看着婆婆的遗体被推入火化炉,许剑哭晕在地。公公两眼空洞,仿佛一尊木雕。回到家,许剑向公公发难:“你害死了我妈,我恨你!”婆婆猝然离去,也刺痛了公公的心。他黯然垂泪:“我也没想到会是这个结局,你难过,我心里也不好受。”

此后,我明显感觉丈夫对公公冷淡了。父子关系的恶化,对公公打击很大,他越发寡言,卧室里的灯整夜亮着。2015年3月,公公向我要去了婆婆的手机,从通讯录里找到了周振甫的电话号码。拨通电话后,公公连喊带叫说出了许剑的身世及我们家的家庭变故。我能隐约听见电话那端周振甫很震惊:“怎么会这样?红英一直没提过呀!”公公牙齿咬得咯咯响:“我不能白替你尽义务养儿子,你必须补偿我100万!”周振甫在电话里与公公争执起来。此后,公公每天数次拨打电话,渐渐地话筒里传来了周振甫与老伴的争吵声。2015年4月,公公再拨电话,对方不再接听,公公像困兽一样抓狂。



5月21日,我与丈夫、公公在家吃午饭,周振甫风尘仆仆登门。我与许剑面面相觑,不知该说什么。公公逼问道:“你是不是给我送补偿金来了?”周振甫说:“我每月退休金不到4000元,哪有钱补偿你?我也是受害者,你这一闹,半个月前老伴与我离婚了。”公公威胁道:“你不给钱,我就去法院起诉。”我知道公公这是发泄,并非真要天价补偿。周振甫也有说不出的委屈,与公公争吵起来。许剑吆喝周振甫:“你赶紧走,我家已经够乱了。”周振甫上下打量许剑:“我来北京只为看你一眼,以后不会再与你联系。”说完,周振甫深深向我公公和许剑鞠了一躬,含泪离去。

这么一折腾,我们遮遮掩掩的家丑终于曝光了。公公和许剑颇感屈辱。更让公公抓狂的是,婆婆走了,没人给他洗衣做饭,没人为他挠痒痒,没人陪他拉家常,而且,养了30多年的儿子,还与自己有鸿沟。纠结痛苦中,公公开始将家庭矛盾对准我。6月3日,我坐在阳台上刷微博,公公抢过手机摔在了地上,怒吼道:“就怪你多事!如果你不怂恿婆婆与周振甫见面,不上传那该死的4张照片,我怎么会落到这种地步?现在想想,其实稀里糊涂过一辈子也挺好。”

我不知所措,跑到书房向丈夫求援。丈夫将眼睛从电脑上抬起来,责骂我:“你是一切灾难的罪魁祸首,我厌恶你这个是非女人!”我双腿一软瘫倒在地,感到自己是那么孤独无助。

7月4日,我在北京打工的妹妹来看我,见书房里一尊天鹅木雕很别致,就掏出手机拍照。公公恶狠狠地说:“跟你姐一个德行,你最好不要结婚,免得破坏别人家庭。”妹妹受不了这种侮辱,伤心地哭了起来。我隐忍多时的怒火终于爆发,撕破脸皮与公公大吵起来。



许剑一直无法接受妈妈离世的事实,他下班经常在外面喝酒。喝醉了就在家里摔东西,我数落他几句,他就揪住我的头发拳打脚踢。一个个漫漫长夜里,我默默缩在床角,伤心流泪到天亮。

8月9日,许剑冷漠地向我提出离婚:“我从心里厌倦你,咱们彼此都无法给对方幸福,趁早分开好。”天哪,在丈夫眼里我那么不堪吗?我只不过毫无恶意地上传了4张照片,就要一辈子替婆婆背负过错吗?这时我已怀孕3个多月,经不住丈夫的离婚刺激,心力交瘁的我流产了。许剑将我送到医院后再没来看过我,公公更是连一个问候电话都没有。



巨大的心理压力,炼狱般的生活,让我头痛失眠,内分泌失调。8月中旬,我患上了抑郁症。病情发作时,我觉得活着没有任何意义。8月21日,我在家里吞服30片安眠药自杀,被公公及时发现送往医院。经过洗胃、点滴等紧急抢救,昏迷一天一夜后,我清醒过来。绝望中我扯断输液管,试图让空气进入血管再度自杀。护士及时阻止了我,狠狠地训了我一顿。

两天后我出院回家,公公和许剑担心我死在家里,让我妹妹24小时陪伴我。父子俩疏远我,几乎不跟我发生交集。婆婆走了,家里的气氛冷得像冰窖,再没什么值得我留恋。9月14日,我和许剑办理了离婚手续。

拎着行李箱走出这个生活了4年的家,我无比心酸。我从来没有想过,生活会如此不可预知。我只是无意中触碰了前婆婆的陈年旧事,竟导致老人送命,并颠覆了自己和三个家庭的幸福。我不知道,导致如此惨痛的后果,该由谁来负责?


(因涉及隐私,文中当事人均为化名)


来源 《恋爱婚姻家庭.纪实2016年03期 》转自蓝盾杂志





二〇一八年十月八日转载于微信网络《老年网校》栏目

老年网校 https://mp.weixin.qq.com/s/vm60AS1DITHuzLeg85YenA

博文来自来源: 老年网校 https://mp.weixin.qq.com/s/vm60AS1DITHuzLeg85YenA

如涉及版权纠纷,请与网站编辑联系,以便及时妥善处理
赞一下

对我有帮助

已有1人点赞
找不到对应的评论内容


二维码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