构建新型社区文化的三个思考 张 炜 

 

构建新型社区文化的三个思考

 

上海城市管理职业技术学院   

 

建设文明社区是急遽发展的都市建设中刻不容缓的事情,因为随着现代化城市的发展,城市的既有设施已远远不能满足城市人口激增所带来的各种需求,典型的就反映在软硬资源的获得和利用的问题上。由于机会的不平等、分配的不公正,越来越多的社会问题摆放在我们面前,也使得我们清醒地看到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不是比翼式地获得相应的进步。“八荣八耻”的提出意味着当下中国的公众生活出现比较严峻的问题,而这些问题产生的关键使我们日益关注经济状态里的财富这一面,而忽视了构筑财富支柱的是人类为构建美好生活的精神本原。“八荣八耻”主要强调了国民素质的道德自觉和人格完善,继承和发扬了中国传统文化里“正心、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思想,对当前构建新型社区文化提供了开阔而基本的思路。

首先是社区建设的服务体系是城市文明是否现代化的标志

由于传统中国社会是以农田耕作为基本经济方式,这就使得人生遭遇平常、生活起伏不大,儒家文化可以顺利阻止人向罪恶深处的体验,而孔子曲肱而枕、颜回陋巷其乐,追寻内心深处的安适便成了值得仰视的圣人生活方式,这显然是驯从于封闭的道德伦理。古代中国的“四海之内皆兄弟”就是对同宗文化的最大认同,否则就是异邦异俗的蛮夷世界。然而现在完全不一样了,我们可以看到随着建筑业的兴起,我们的生活模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生活设施日益现代化,十分发达的商业文化和信息渠道、相当疏朗的居住空间使七十二家式的生活链断开了,远亲近邻的概念发生了很大变异。这种变异使得传统的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衍变成新型的社区型结构。居民更关心的是既得利益的维护问题,关心社区设施是否能保障生存的安全系数。主要依赖物业管理的社区服务绝大部分是有偿服务,所以我们会极大地感觉社区文明状态取决于人的道德自律程度。上海市统计局2005111日零时的统计数据表明,全市常住人口中,居住在城镇的有1584万人,占总人口89.09%;居住在乡村的有194万人,占总人口10.91%。这就说明随着经济的发展,社区建设肩负着十分重要的社会责任,而要在复杂的社会背景下完善社区这样的都市生态圈,社区的模式就不是几件健身器材、一间老人活动室就可以解决社区建设的。在多年的文明街道、五好家庭的社区举措里,我们已看到运作良好的社区意味着居民可以获得所有生活得以保证的服务体系,社区的每项内容都在民主的基础上充分表现人情化、便利化的连锁特征,且让每个人对社区怀有归属感。如果这样的示范性社区能在真正意义上铺展开来,我们的城市才能真正体现现代化,每个人的行为才有完全规范的可能。

其次,社区建设的现代化与否相当程度上牵涉人的文化素质和经验素养

社区作为人的基本生存空间,需要在建设思路上真正具备现代城市文明的观念,这就需要我们社区的实际管理者具备现代社会的开放性文化素养,比如思想观念、价值取向、学历教育、沟通能力等等。由于各个人的悟性程度不同,我们对世界的直观认识往往也呈现不同的理解,所谓“仁者见仁、智者见智”说的就是这个意思。虽然人的悟性各有不同,但剔除客观因素,人对世界的态度按照冯友兰的说法可以分成四种境界,即“自然境界、功利境界、道德境界、天地境界”。这四种境界其实是对人性的精神层次进行由表及里、由物及意、由低及高的划分。由于现代化不是平板的事情,在许多情况下先进和落后、科学和迷信呈杂糅的状态,所以文明和歧视成为社区建设中突出的矛盾,比如依赖再就业者打扫公共空间,白领有识阶层有时并不尊重别人的劳动,认为在有偿服务状态下,一切服务都是天经地义的。然而建立在这样的购买思路上,社区建设是不可能真正现代化的,因为在这样的结构里,我们会感觉人与人相互关心的道德底线都倾斜了。中国的文化永远无法饶过民本理想,比如民变、民愤、民工、民力、民命、民瘼、民气、民情、民生、民食、民俗、民心、民怨、民智、民族。梁启超在《新民说》里说“民弱者国弱,民强者国强”,鲁迅在《中国人失掉自信力了吗?》里说“我们从古以来,就有埋头苦干的人,有拼命硬干的人,有为民请命的人,有舍身求法的人”,表达了自文明社会以来,五千年来华夏民众最坚韧执拗的精神,这种精神已潜化为融入血脉中的井然有序,每每在紧要关头表现的尤其突出。民本思想是一种集体无意识的东西,不管社会如何的变迁、不管人遭受如何的灾难,民本思想可以说是社会不断发展的原动力。所以要搞好社区建设,人的自身状态十分重要。

第三,社区建设必须要有机构建社区文明建设和国家文明倡导的统一格局

德国的斯宾格在《西方的末日》里谈到了物质发达所导致的人类文明的诸种危机问题,如社会的腐败、人性的堕落、人格的破裂、精神的崩溃等等,定下了人类整个20世纪的悲观主义精神基调。当然西方的问题不是我们的核心问题,但“八荣八耻”的提出是明确针对我国实际,体现的是中国现代化建设中的精神文明具体建设的重大主题,是目前我们国家在文化进程中要发扬和克服的中心。由于社区的人员构成和居住环境有很大的差异性,因此,在荣与耻的问题上所表现的问题重心是不一样的,比如有的社区教育程度较高、高收入者较多,“愚昧无知”就不是问题,但很可能“艰苦奋斗”就成为问题,高明的社区管理者就应该用慈善活动、志愿活动来倡导文化的理性一面,使这些社区居民的精神获得健康、平衡的发展,顺应中国的社会发展,为构筑良好的社会氛围作出贡献。朗吉弩斯在《论崇高》时极富有诗意地描述说:“一个人如果四方八面把生命谛视一番,看出一切事物中凡是不平凡的,伟大的和优美的都巍然高耸着,他就会马上体会到我们人为什么生在世间的。”这话显然表明了人对庸俗生活的鄙视,人渴慕的最高理想是对伟大或崇高目标的追求。但如果社区人员结构复杂,居住设施简陋,社区建设的重心可能就是解决“损人利己”、“见利忘义”、“违法乱纪”等问题了,这就需要管理者充分了解产生这些问题的综合因素,在动态的、立体的、全方位的观察和实地调查下确立社区的工作思路。这正如心理分析大师荣格在1944年曾说的:“我深信心灵的探讨,必然会成为未来一门重要的科学,因为世界发展的趋势显示,人类最大的敌人,不在饥荒、地震、病菌或癌症,而是在人类本身。”可见,社区建设的每个步伐既要遵从国家倡导,同时要关注社区的种种特殊性、符合人道,只有这样,才能把工作做好做彻底,才能为现代化城市建设提供和谐的地域性文化资源。

为了满足人们多样化需求的社区建设最根本的是要有特色,创建生态文化型社区、学习型社区、科普型社区、人文景观型社区、智能型社区、大众文化型社区成为社区建设的主要方向,也越来越多依托社区居民的支持,所以建立居民自治委员会、听取居民的意见,不依赖政府的行政命令,努力靠社区的职能部门有的放矢的管理,我们国家的社区建设才能真正上一个台阶,“八荣八耻”才能落实到实处,精神文明建设才能真正推动现代化建设。

原载《改革开放三十年上海社区建设的理论与实践》文集,上海人民出版社200810月第一版。

博文来自来源: 原载《改革开放三十年上海社区建设的理论与实践》文集,上海人民出版

如涉及版权纠纷,请与网站编辑联系,以便及时妥善处理
赞一下

对我有帮助

已有0人点赞
找不到对应的评论内容


二维码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