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存千年的“危楼”:应县木塔 

飞阁流丹,气势雄伟的应县木塔  (图源自拍)

 

幸存千年的“危楼”:应县木塔

——山西游记之一

 

       立秋时节,我们从太原驱车三个多小时,下了京大高速公路便到了应县。一下车,老远便清晰地看到了一座耸立天际的高塔,导游告诉我们,这就是应县佛宫寺释迦塔(俗称应县木塔)。当时,木塔景区正在继续扩建中。笔直宽阔的景区大道直通古塔,两旁的仿古建筑颇有声势。但和很多地方的旅游景区一样,古色古香的商店都是不伦不类,卖的都是服装等商品,即使有旅游品,一看就是制作粗糙的假古董。街道上杂物纸屑随处可见,车辆也是随意停放。

       走近木塔,不由惊叹她的恢宏气势和精巧工艺。据介绍,释迦塔,又名应县木塔,建于1056年(辽清宁二年),它是我国现存的最高最古最大的一座木结构楼阁式塔。木塔建造在应县佛宫寺的山门之内(现在山门只剩遗址了),大殿之前的中轴线上,这是南北朝时代佛寺平面布局的传统,是佛寺布局的一种典型形式。木塔的后面有一高台,以甬道与塔基连接,高台上再建大殿。这样的设计,使人一进山门便恰好将全塔收入视线内,而大殿又恰好在塔的后檐下的视角范围内。这种以建筑体量的视觉范围来确定总体布局的方法,显然是当年的建造者有意识精心设计的。

       木塔建造在4米高的台基上,木塔全高67.31米,刚好等于中间层外围的周长。以周长作为全塔的高度,是当时设计佛塔的一种规格。木塔底层直径30.27米,呈平面八角形。粗看五层六檐,但因各层间夹设暗层,故实为九层。虽则体型庞大,但由于举折平缓的层层挑檐,配以向外挑出的平台和走廊,再与制作精致的攒尖塔顶和造型优美的铁刹组合在一起,显得雄壮而华美。加之各层檐下数十种斗拱如云朵簇拥,使得木塔更加显得飘逸而生动。

       说到这里,不能不提到一个人的名字,他曾经对发现和呼吁保护应县木塔起到了历史性的贡献,他就是我国著名的建筑学家梁思成。

       据有关资料记载,上世纪三十年代初,梁思成、林徽因、莫宗江前往山西大同调查古建筑。据说,当年华北地区有首民谣广为流传:“沧州狮子应州塔,正定菩萨赵州桥”。民谣流传了不知道多少年,却很少有人注意歌谣中说的这些文物。梁思成听到这首民谣后惊喜异常,立即将它记到了本子上。梁思成对歌谣中提到的三处文物做了调查,包括山西应县木塔。梁思成在调查之前在北平图书馆没有查到任何应县木塔照片,他就写封信给应县的照相馆,并在信中附上1元钱,请他们代照一张木塔的照片寄来,他在信的封面上写上“应县最大的照相馆收”。其实,当时应县只有一个照相馆,这是一个非常负责的照相馆。不久之后,收到照片的梁思成决定将应县木塔列入大同行程之中。

       当年9月17日,来到应县的梁思成被木塔的建筑艺术所吸引。他与莫宗江一起丈量了木塔的身高,他们先一层一层对木塔进行测量,最后只剩塔刹没有测。据莫宗江回忆:“当我们上到塔顶时,已感到呼呼的大风仿佛要把人刮下去,但塔刹还有十多米高,唯一的办法是攀住塔刹下垂的铁链上去,但是这900年前的铁链,谁知道它是否已经锈蚀断裂,令人望而生畏。但梁先生硬是双脚悬空地攀了上去,我们也就跟了上去,这样才把塔刹测了下来。”

       随着人群进入塔内,初层是一尊释迦佛像,高大肃穆,庄严神秘,其顶部的藻井给人以天高莫测的感觉。初层壁面还有六尊如来画像,神态怡然。如来画像的顶部两侧还有一组飞天画像,更是活泼丰满,风采奕奕,是壁画中少有的作品。上楼是要排队的,要等上面下来一批,下面才可以上去一批,而且也只能上到二层。

       踏着颤悠悠的古老木梯,慢慢地向上攀登,经过暗层时,粗粗观察,觉得木塔构造确实奇妙。木塔的“核心技术”所在,是塔身逐层立柱,用梁、桥和斗拱向上垒架,层层升高,联成一个整体。应县木塔至今已九百多年。虽然全是木构件,却至今不歪不斜,虽经受过大地震,仍巍然不动。究其原因,主要是暗层中斜撑与支柱结合起来的结构层,互相得到牵连的结果,可以说是我国木结构建筑的一大成就。

本文来自 KNOWPIA 客户端自媒体,不代表KNOWPIA的观点和立场

如涉及版权纠纷,请与网站编辑联系,以便及时妥善处理
欢迎您加入我们!
扫描左边二维码安装APP,右边进入微信小程序
赞一下

对我有帮助

已有2人点赞
找不到对应的评论内容


二维码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