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贞而凄美的守望 


坚贞而凄美的守望



前进的路 8月17日


在林彪的家乡有一种说法:林彪祖居本来是王气冲天的,林彪出来革命后,把他的未婚妻抛弃了,此女终生未嫁,日日对着林彪家流泪。怨女阴气重,把林彪的王气给冲没了。” 

  

为此事,有人曾专门采访过林彪的一个秘书,下面的故事是他亲口说的。


 

1924年,林彪父亲林明卿为他说了一个媳妇。女方叫汪静宜,也是林家大湾人,1907年12月6日出生,只比林彪晚生一天。

  

汪家是当地有名的大户。有一年,两名盗贼翻墙进入汪家躲藏吃住四十天,还未被发觉。可见汪家房屋之大,财产之巨。

  

汪家恪守祖训,不许女子读书。汪静宜出身豪门,却不识字。林彪雄姿英发,必大发。汪家看准这一点,欲嫁女。

  

林彪拗不过二老,遂同意订婚,心却不喜,投身黄埔,自此一飞冲天。


抗战后期他与叶群结婚,生了立衡和立果。

  

1949 年,四野滚滚南下,林彪衣锦还乡。回武汉后,林彪任湖北最高军政首长。林明卿来武汉看他,告知:汪静宜还在苦苦等他。

  

林彪叫我去林家大湾处理此事,并拿出三千块钱送给汪静宜,还给了一张林彪与叶群的合影,让我交给汪,当是绝其心念之意。


汪静宜不算漂亮,年轻时有点胖。在林家大湾她最出名的是一头青丝,头发如瀑布般倾泻下来,茁壮,浓烈。她最爱梳头,常常在镜前一坐就是半日,头发是她的珍宝。

  

姑娘颇有心计。林彪来相亲那天,白天她死也不出闺房,答应天黑以后再出来。姑娘怕白天林彪看清自己长相,想用黑暗作掩护。

  

她在门缝里瞅了林彪一眼,立刻就被征服。林彪年轻欲滴,浓眉似刀,目光带电。自进汪家大门,他一直沉默。

  

林彪的沉默总是带有一种无坚不摧的力量。


 

夜幕垂下,汪静宜与林彪见面。

  

她不看他,他也不看她。她不看他,是害羞;他不看她,是不愿。

  

汪静宜闺房前有一株梨树,梨极甜。汪静宜为林彪摘了一只,她鼓足勇气向林彪福一福,把梨递给他。

  

林彪咬了一口,水直冒,说:“好吃。”

  

人们出去,屋中只余他俩,汪姑娘窘得要命。偏在这种时刻又出事,她对着一张椅子坐下去,椅子竟哗啦一下散了。许是早不结实,为什么却挑此时崩溃?她脸通红,惭愧低头。

  

二人分手后,林彪再也没有见过汪静宜,汪姑娘则偷偷见过林彪几次。


林彪一去如黄鹤。汪静宜等了一年又一年。

  

屋前的梨花开了又谢。每当梨子成熟时,汪静宜都要挑一筐最大最好的,留给林彪。梨儿渐渐死去,姑娘的心不死。

  

平型关大捷时,北方飘来一缕荒信儿,传林彪做了八路军的大官。

  

汪静宜坚信林彪会回来娶她,她常倚门而立,眺望湾前的大路,看有没有军人朝她家走来。


  

我到林家大湾后,先向汪静宜父亲讲明来意。汪父垂泪,久久无语。

  

汪父领我去见汪姑娘,姑娘正在梳头,她的神情高贵得像个公主。端坐,端庄,嘴角噙着一缕微笑。好头发!黑如墨,密如林,亮如镜。

  

头发无岁月,梳下有春秋。

  

姑娘已四十,不知老将至。

  

姑娘不美,但不胖。梳妆桌畔有一小筐梨,正是果实成熟时。枝头低垂,似为痴心的姑娘伤感。

  

我对汪静宜讲明来意,无疑将她推进了无底的深渊。姑娘晕过去,汪家人哭成一片。



二十年守望成烟,钢铁亦惨烈,何况弱女纤纤?姑娘醒来后,捂着脸跑出去。人们寻遍全湾,不得。

  

汪父说:“一定在迥龙山后那条小道上。”

  

林彪从上浚新小学开始,为练脚劲,在两腿上各绑一个沙袋,跑着上学。林母发觉后不许他这么做,他便放学后到迥龙山后小道上奔跑,往往入夜才回家,数年不缀。


与汪静宜相识后,姑娘听说这个秘密,常趁夜色到小道。她不敢打扰未过门的夫君,藏在树后深情地注目。


小道是湾里人为取石料而建,路上常有碎石。汪静宜便在林彪之前先到,把路中稍大的石头拣去。她怕林彪绊倒,她这样做了大半年。林彪走后,姑娘还爱去那里。


汪静宜果然在小道上。月亮升起来了,清辉满山,姑娘的身形象一个幽灵。汪父拉女儿回家,汪姑娘扑进父亲怀里大哭:“爸,我苦啊…”。



回到家里,我把林彪与叶群的照片交给汪姑娘。二人都着军装,打绑腿,背上各背一个斗笠。

  

汪姑娘看也不看就撕掉。人们离去,汪姑娘又把照片粘起来,旋又撕掉。就这样粘了撕,撕了粘,一夜数遍。

  

次日,我要回武汉,去汪家告别。

  

噫!仅一夜,姑娘剧变。

  

昨日人面桃花,今日死。昨日闺女,今日妇人。她的头发盘起来了。她头顶有一缕白发,那是昨天夜里长出来的,盘起的头发正好将白发遮住。


姑娘已平静,穿戴齐整,眉宇间又可见那高贵的神色。

  

我将林彪给的三千元钱交给她,她默默收下。

  

那天早饭,汪姑娘吃了满满一碗米饭,又盛一大碗。

  

汪父吃惊地望着女儿,姑娘开始吃第三碗时,汪父忍不住了:“伢,你疯啦?”

  

姑娘不言语,大口大口地往嘴里扒饭,腮帮子鼓鼓的。两行清泪从脸上无声地淌下,淌进碗里,被她和着饭咽下去。


  

解放后,天地大变。穷变富,富变穷。旧社会吃人者,新社会被人吃。

  

汪静宜家被划为地主,汪静宜三哥做过国民党的官,被镇压。汪父病死,死前说的最后一句话是:“我这一生没大过,但有一大错,就是没让我家静宜读书识字。如果我的女儿有文化,林彪不会这样对待她。”

  

汪静宜有一个侏儒妹妹,也未出嫁,两个老姑娘相依为命。

  

房屋田地被分光,看在林彪的面上,只留下汪姑娘的闺房给她俩住。

  

有人劝汪姑娘嫁人,姑娘说:“作事不正后人讥。育容,(林彪原名)找了人,我不找人。他把话给别人说,我不能让人家指责。玉碎不改白,竹焚不改节。我生是林家的人,死是林家的鬼。”



1960年,湖北大饥。林家大湾遣人向林彪求援,顺便说到汪姑娘事,告林彪汪姑娘还在等他。

  

林彪心中一颤:“她还在等我?”

  

这一霎间,有一丝红晕从林彪苍白的脸上闪过。林彪与叶群商量后,决定接汪静宜到家里来作保姆。我第二次去林家大湾。

  

尽赤地,人相食。这些年汪静宜生活极为困苦。她会做布鞋,妹妹外出收破布做鞋壳,她纳鞋底。时间一长,她的右手指被勒了几道深深的沟。


她卖鞋换些钱粮,媒人屡碰壁。

  

前些年,一个生产队长打她的主意,汪静宜坚拒。生产队长怒道:“没有男人的臭婆娘!”

  

汪姑娘哭了一场,对妹妹说:“就是没有男人也装着有吧。”

  

从此,她见了林明卿就喊爸爸。她叫得很坦然,倒是林明卿脸红红的象偷了人家东西似的。



我又见到了汪静宜。姑娘老矣!她正坐在梨树下纳鞋底,旁边摆着几双布鞋。她脸上涌起皱纹,愈瘦。头发依旧多,只是黑白相间了。

  

她纳得很专注,阳光很好,能见她手中银光。

  

一个衣着象干部模样的人在她面前停下,她一惊,针扎了手,手指上绽开一朵小红花,她俯下头去吮吸指头,一绺灰白的头发耷拉下来。

  

那人说: “买鞋。”放下钱,却不拿鞋。

  

汪静宜把鞋递过去,那人不接,走掉。

  

这是个好心人,接济可怜的汪姑娘呢。汪姑娘追上去,硬要把钱还给那人。“我不能白收你的钱。”那人只好取一双鞋。

 

我把来意讲了。以为汪姑娘会爽快应允,不料她脸色一寒,说:“我不去。”

  

我说:“叶群同志再三说,你一个人在农村太辛苦了,一定要接你到北京去。”

  

汪静宜冷笑一声,进屋去了。

  

人们在门口等待,希望汪静宜转意。

  

片刻,妹妹汪金宜出来,说:“我姐说,冻死迎风站,饿死不弯腰。你们不要劝了。”


 

我不死心。晚饭后,我又和村干部去见汪静宜。

  

汪姑娘和妹妹都不在,村干部一拍脑袋:“是了!”他说,某村民老婆今晚生孩子,汪静宜准在那儿帮忙。近年来,湾里每有生殖喜事,汪静宜总去。

  

她爱孩子,爱服待产妇,人家也乐意她去。

  

有一规律:去时甚喜,回来郁郁。有时还病一场,当是触景生情。

  

汪静宜五十多岁了,与她同龄的女人大多儿孙满堂,而她仍是孤独一人,内心苦海无涯。


  

有一年,湾前河里漂来一具肮脏的塑料玩具娃娃,汪静宜捞起来,洗净,放在床边。

  

人间悲情莫过于此。生为女人,却被剥夺了作妻子和母亲的权力。看着别人行使这权力,她又怎能不陷入灵与肉的挣扎?汪姑娘,你柔弱的躯体内盛着怎样一颗强大的心?

  

村干部去寻她,在小河边,正碰上回家的汪姑娘姐妹。汪姑娘喃喃道:“生个孩子三桶血。”声颇悲凉。

  

忽然她一脚踏空,掉进小河。河甚浅,她自个儿爬起来,对妹妹道:“河水原来是烫的。”

 

林彪听说了汪姑娘的情况后,没有再问什么,看得出,他心里很不平静。叶群眼睛也湿润了。


后来,她指示黄冈地区政府给汪静宜颁发了一个“光荣革命老人”证书,能享受地方一些特殊照顾。汪姑娘死后,证书由她妹妹保存,直到“九一三”事件后才被追回。


  

1963年秋,黄冈市委来电:汪静宜病重。林总叫我再去林家大湾。

  

近一年,汪姑娘身体差极,咯血。

  

昨天早上起来,她说:“时辰到了。” 要妹妹扶她到迥龙山后小道。

  

她无力地坐在一块山石上,用深深的目光将这熟悉的小道抚摸。

  

四十年前,一个少女在此燃烧。今天,一个老人在此涅盘。

  

人生难久,青山也白头,唯有凄美的爱情永远风流。

  

妹妹哭了,姐姐反而无泪,她的泪已经流干了。

  

她平静得象一尊石像。回到家里,她便躺下。

  

我匆匆来到汪静宜家。梨树苍老了,梨树抽泣,枯叶簌簌降下。

  

汪姑娘躺在床上,妹妹正在床前炭火盆里烧东西,是一些小学生用的练习本,上面歪歪扭扭写满了字。

  

我登时醒了:汪姑娘曾偷偷学文化。这个姑娘是抗战到了最后一刻呵。

  

我落泪了。

  

汪静宜对妹妹说:“金宜,给姐姐梳梳头。”

  

妹妹扶她坐起,她头发全白,却依旧茂密。妹妹轻轻梳着,汪姑娘嘴角又浮出一缕若有若无的微笑。

  

弥留之际,汪姑娘叮嘱妹妹:“在我死后,可将我埋到山上。在我的坟墓旁边,请替我掘一个空穴,那是他的…”

  

说毕,汪姑娘眼睛永远闭上了。


后来我听说,在这同一时刻,北京,林彪正坐在明亮的书房里晒太阳,一只燕子猛地撞到玻璃上,死了。

  

林彪说:“汪静宜死了。”


人们整理汪静宜遗物,看到了那张被她撕掉又粘起的照片,照片已发黄。照片下有一个小布包,那是林彪当年交给她的三千元钱,一分不少,全在这里。




二〇一八年十月一日转载于微信网络《前进的路》栏目

前进的路 https://mp.weixin.qq.com/s/lwLEvUwFtS77LagsLD0kiA

博文来自来源: 前进的路 https://mp.weixin.qq.com/s/lwLEvUwFtS77LagsLD0kiA

如涉及版权纠纷,请与网站编辑联系,以便及时妥善处理
赞一下

对我有帮助

已有2人点赞
找不到对应的评论内容


二维码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