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最危险的上学路 

2018-11-06

来源 拾遗

拾遗物语

这个世上,真有人跋山涉水去上学。



作者:蛋黄酥  

来源:Pinterest优选  



“我们都曾上过学,也曾每天走在路上,

但没有一条上学之路是这样的。”

是啊,

我们都曾上过学,

也曾走在上学路上,

但是直到看了《翻山涉水上学路》这部纪录片,

才知道这世界上竟然有人冒着生命危险去上学。

这样的事就发生在肯尼亚西南部马塞族的村庄里。




1最饥饿的上学路 

这里的孩子每天都要徒步几个小时,

穿越非洲大草原去上学。

这条上学路上,有大象、狮子、花豹等野兽,

有对孩子心怀不轨的人。



纪录片中12岁的女孩科坦卡,

每天早上都是第一个出发的,

却是最后一个到达学校的,

因为她的家距离学校20公里。

20公里,是个什么概念?

在北京或上海搭乘地铁要40-50分钟,

坐公交要两个小时。

可科坦卡是徒步,

而且这一路上她要跨草原、越山谷、躲野兽。


科坦卡的母亲每次送孩子出门时都很担心,

但家里很穷,没有电话,

她只能在很多天后知道自己的孩子是否平安到达学校。

在这片广阔的草原上,

上学也需要很大的勇气。

这条上学路不单单是危险的,更是饥饿的。

马赛族人以茶和牛奶为食,很少吃肉,

并且因为食物的匮乏,

他们不得不忍饥挨饿地走几个小时。






另一边,

8岁的小男孩莫斯卡,

为了防止牲畜被野兽叼走,

晚上要守夜。

天亮后又要匆匆忙忙准备去上学,

家里食物缺乏,

他只能现挤几口牛奶,喝了就去上学。

学校的位置在10公里外、大草原的另一边,

一个8岁的男孩就只能靠几口牛奶,

来支撑10公里徒步的体力。

天气炎热,

这路上找不到食物,甚至找不到能喝的水。

饿了只能靠路上的野果充饥,

或去屠宰场讨要些肉喝点血,

而去屠宰场的路还要经过有花豹出没的山谷。



科坦卡是寄宿在学校的,

回家对于他们来说昂贵的7.5美元寄宿费。

在他们的学校,

像科坦卡这样的寄宿生才有午餐,

而莫斯卡这样的走读生就没有。

我们念书时,

都曾各种嫌弃自己学校食堂的饭,

却没想过他们期待的午餐就只有槽糠粗粮;

他们为凑齐这“昂贵的7.5美元”,

被迫卖掉家里的牛羊,

这7.5美元可能也就是我们的一餐外卖、或是两杯奶茶。

即便吃不饱、穿不好、路上危险重重,

他们还是渴望上学,

他们的父母也想为孩子多争取一点点受教育的机会。

科坦卡想当医生,为父母盖一座房子。

她曾去过一个有500人的城镇,

她的梦想就是去那里生活。

如果她留在他们的村子里,

再过一两年她就要嫁人。

就像这所恩图卡小学的老师——

姆布吉·基莱雅所说的:

“他们必须认识到上学的重要性,

他们应该努力让孩子们上学,

否则孩子们只能一辈子放牛,

失去过上另一种生活的机会。”





2最危险的上学路 

为了过上另一种生活,

有的孩子们不止要翻山,还要涉水。 

尼泊尔昆普村距离最近的什里阿达莎学校隔着一条特耳苏里河。

昆普村的孩子们都会结伴同行,

因为要想上学,就必须过这条河,

而且只能用索道渡过这条极其危险的河流。

以前虽然也用船渡河,但河水湍急,经常将船冲走。

               





所以过河的唯一途径就是——

悬挂在钢索上的铁筐。

钢索的惯性只能让铁框到达河中间,

这时年龄大的孩子就必须走在钢索上推着铁框过河,

他们很多人不会游泳,

脚上穿的还是不利于行走的拖鞋。

如果不小心掉进河中,很可能就此丧命。

钢索早已生锈,也曾经发生过多次意外,

没有人不知道它什么时候就会彻底断裂,

也许还能再撑两年,也许就是这一天。

铁筐容纳人数有限,所以他们定了一个规矩:

六年级以下的坐筐里,

六年级以上的孩子悬空站在钢索上推铁筐。



曾有人被生锈的钢索划伤到,感染破伤风。

也有推铁筐的孩子不慎跌入河中……

有一个孩子说:

“今天是我读五年级的最后一天,

明天开始,我就要推铁筐了。

但我并不为此感到高兴,而是害怕。”

渡过这条河流后,

孩子们还要搭几公里的顺风车,

才能到达镇上的学校。

在农活和上学路上耗费过多精力,

他们常常没办法集中精力在学习上,

导致他们成绩都不理想。

很多人会问:“修座桥不就好了吗?”

那你们可能不知道,

尼泊尔有一项明确制度:

那就是如果钢索断裂,有人因此丧命,

政府才会关注,考虑修建桥梁。

每次过河时,

都有坐在铁筐里的低年级孩子紧闭眼睛,不敢看。




而每个等待孩子放学归来的家长,

都害怕自己的孩子今天再也不会回来,

可他们又不想让孩子放弃上学。

纪录片里讲到一个想当飞行员的孩子阿吉特,

他天真地说,

如果能有一座桥,

他愿意放弃自己当飞行员的梦想。

这里孩子的愿望不过是能有一座桥,

一座通往学校的桥,一条通往梦想的路,

能够离开这个村庄,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3最寒冷的上学路 

生命危险都无法阻止孩子们上学,更何况是寒冷。

奥伊米亚康,位于俄罗斯的西伯利亚地区,

是世界上最寒冷的永久定居点,

冬季平均气温零下50℃,

最低气温能达到零下70℃。





奥伊米亚康的冬天从10月持续到次年4月,

人在屋外,很容易被冻伤甚至冻死。

冬季水流被冻结的时候,

甚至日常用水也需要化冰得来,

在这样的寒冷中,汽油也会被冻结。

在这里一切简单的事情都变得充满危险,

包括孩子们的上学路。

即便在如此寒冷的地方,

孩子们依旧每天坚持上学。

只有气温降至零下54℃以下时,

才可以不用上学。

这个小镇只有唯一一辆校车接送孩子,

校车司机格列戈里已经58岁了,

为了孩子们的将来,

格列戈里每天天还黑着的时候就起来发动校车了。



校车一旦陷进某个坑里就无法再发动,

格列戈里只能沿着大路开,

所以很多孩子还需要走一段寒冷的路来乘车,

比如女孩子伊琳娜。

如果校车在路上有事耽误,

为了防止被冻伤,

孩子们只能在路边等上10多分钟就必须返回家。

和伊琳娜不一样,8岁的阿廖沙是走路上学,

他需要在零下50℃的严寒中步行半个小时,才能到达学校。

不管多冷,到了学校都一样要用功。

这个小镇上的居民都是雅库特人,说雅库特语。

所以在学校,他们将俄语当作外语来学。

只有学好俄语,他们未来才能走出这个小镇,

去往外面的世界。

他们有着世界最寒冷的上学路,

但这些困难都难不倒孩子们的求学欲望,

孩子们眼中看到的不是这些困难,

而是对未来的向往。




4最辛苦的上学路 

秘鲁的喀喀湖上生活的乌鲁族人,

用芦苇在湖面搭建漂流岛生活

这个生活在水上的民族没有土地,

蔬菜食物需要用捕的鱼到岸上换取。

而乌鲁人的孩子上学,

也需要在辽阔的湖面穿行数小时。


11岁的男孩比达尔为了上学,

每天都需要在湖面一个人划行整整2小时,

水面的路途遥远疲惫。

路过芦苇荡他还会到芦苇里面设置陷阱捕捉水鸟,

这是他们除了鱼之外仅有的肉食来源。

孩子们自己带饭解决午餐,而喝的水就是湖水。

另一个漂流岛上,

9岁的女孩马列拉每天用船载着妹妹去上学,

自己还是小孩子的她也要像大人一样划行1小时去学校。

因为载着妹妹,

中途还要接另外一个小朋友到幼儿园,

她的上学之路是一个巨大的体力消耗,

可是为了自己当医生的梦想,

这一切在她眼里都算不了什么。

碧蓝的喀喀湖风平浪静时很美,

风雨里却会吞噬生命。

不管对谁而言,

湖面上学的他们最怕的就是遇上坏天气,

风会让他们很难平衡船只,

前行也变得更加费力艰难。

尽管如此辛苦,

孩子们还是坚持划行在危险又艰难的上学路上,

因为他们都有自己的梦想。



这部《翻山涉水上学路》,

由德国制作团队拍摄,共十集,

讲述了尼泊尔、肯尼亚、秘鲁、

西伯利亚等地的孩子们,

“冒着生命危险去上学”的故事。

不要以为这样的故事离我们很远,

它可能就在我们身边。



在中国江西省易发洪水的城镇,

孩子们在道路变成溪流时,

必须依靠父母运送才能去上课。



贵州省的孩子们每天都要走过悬崖边,

才能进入半坡小学上课。



还有众所周知的四川凉山“悬崖村”,

孩子们爬上钢梯上学需要两个小时。 



上学时,

每天被闹钟吵醒的我们想方设法能够翘课,

而他们翻山越岭也要去;

当我们躲在父母怀里撒娇时,

他们却早已被迫成为了“大人”;

当我们抱怨父母不能给自己改户口、供自己留学时,

他们却倍加珍惜这来之不易的上学机会;

当我们以为上学仅仅是花点钱的事时,

他们每天的学习机会却都是用命换来的……

我们走过的上学路从来都是平坦的、光明的、安全的,

这些孩子的上学路却是野兽横出的草原、

汹涌湍急的江河、零下50度的雪地……

孩子们一日日翻山涉水,一次次死里逃生,

只为了一个念头:

“我要上学,我要用学到的知识改变现状!”



这些孩子足以让那些大城市里逃课的学生惭愧。

这个世界虽然还存在着许多不公,

但上学却是唯一一次改变不公、

扭转命运、创造奇迹的机会。

梦想在前,一切危险与阻碍都无法令人害怕。

不要怀疑,只因:

这个世上,真的有人翻山涉水去上学。


博文来自来源: 转载

如涉及版权纠纷,请与网站编辑联系,以便及时妥善处理
赞一下

对我有帮助

已有0人点赞
找不到对应的评论内容


二维码
意见反馈